那夜,你黑色鬱金香般神秘的氣質,瀰漫於空中,透出誘惑的迷離光芒。

百合綻放,你純淨的靈魂隨之飛揚。

昨夜夢境連綿,優雅的幻影在充滿薔薇香的房中飄舞,卻又在不經易間消散,我愛,你知道嗎?

那夜溫暖時分,曾經結冰的心河,以為永遠如北極般寒冷,卻不想你的眼眸如水,心河多年堆砌的堅硬冰川,頃刻在溫柔裡融化,旖旎成江南細雨裡波光粼粼的湖水,空氣裡滿是那麼清新的氣息,漸漸瀰漫如醉人的酒,暗惹芳思柔軟,誰向耳畔呢喃,輕輕細語,今世無緣重逢,所以請允許,此刻,安靜的讓我聆聽你的心跳,好嗎?

我愛,你是否記得夢裡橫塘,水暖泥香。

曾記那夜,心事流淌,瀰漫成殤,伸手欲將拈一瓣晶瑩的雪花,怎知它悄悄融化在手心裡,一任柳岸月殘,秦淮十里,芳洲寂寂,別時相對無語,目送那葉小舟孤獨遠去,青山隱隱,一任江水枉自流。

那夜,璀璨的疏星靜靜,夜色迷離,散發著蘭的幽香,流露著蘇格蘭式的憂鬱。

黎明,花凋葉落,恨眉愁眼,無由挽留,無法挽留,怎能挽留,分別的渡口,玫瑰的艷麗無法掩蓋薔薇的失落。

今世,情願心深處的傷口,血流如注,永不癒合。

可是。

我愛,你知道嗎?

帶刺的玫瑰是不能碰觸的,否則,將留下難以磨滅的傷痕,即使多年以後,夜夜夢迴,也還會隱隱的痛。

朵朵白蓮開滿山顛,那麼遙遠而嬌艷,淒美而燦爛。

曾經的悲歌化作禮讚,在金盞花的合奏下演繹出一曲動人淒婉的歌。

蓮,該是只屬於你的花,開在高山之顛,卻渴望墜入紅塵,只是一朵孤獨旖旎的花,它的芬芳,卻只有你知道。

風中的鈴蘭搖曳,為了贖那份讓人斷腸銷魂的罪。

我愛,你知道嗎?

我會記得你眉梢嘴角優美的弧度,記得你瞳中的顏色,記得你溫柔如水的聲音。

是誰說過滄海難為水,卻終成滄海一蝶。

玉人枉自留戀,夢醒時分,卻怎奈伊人在水一方,一襲紗衣,漸行漸遠,步入江南煙雨中,漸漸消失在我不捨的視線裡。

皎潔的月光如水傾瀉,不知從何處吹來的風,飄著思念的味道。

你知道嗎?

你如琥珀般的雙眼,透出魅惑迷離的光;你褐色的瞳仁,分明是最斷人腸的毒藥。

如果想念你會成為罪人,我情願罪行無期;如果你是地獄,我願墜入在十八層底。

春草般的思緒在眉間瘋長,綻出夜裡最艷麗的誘惑的罌粟,愛情從來就不是理智的,在讓人沉淪的愛情裡,即使驕傲的女子,也願為自己傾心的那個人,成為塵埃裡的那朵花;對於一個她不愛的人,無論多麼殘忍,也傷不到她那顆最柔弱的內心。

愛情本來就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最後總是勝者為王,可是,親愛,我只能絕望的告訴你,你勝了。

我愛,你知道,美麗的薔薇給人以愛的浪漫,可是,如果它開在遙遠的彼岸,即使再燦爛絢麗,也只不過是一場美麗的綺夢。

薔薇,動人嬌艷的花,被喻為愛情之花,可是,我愛,你知道嗎?

人們常常忽略了它滿枝荊刺,若牢牢將它握在手中,手握得越緊,心會被刺得越痛,正如甜蜜而痛苦的愛情,所以,請你放手吧!

你知道嗎?

春風暖暖時,真想把關於你的一切記憶拋棄,可面頰還是落下了涼涼的液體。

只是,我愛,時間凝固了眼睫上微微顫動的珠露,不,親愛,也許,它不會落下,如果你真的忘記了,曾經,那朵鬱金香的含情憂鬱,曾經,江南煙雨裡那一縷淡淡的薔薇香。

思念如同指間的流沙,攥的越緊,越會流走;愈想得到,就愈要放手;思念更如曇花,燦爛一夜,芳香一夜,絢麗一夜,那一刻的絕艷的美麗,卻因為生命短暫,成為記憶裡永恆的經典。

你知道嗎?

我愛,也許,今生,今世,很難放棄關於你的一切記憶,即使真的不想放棄,可是,從今天開始,我決定不再記起。

如果,彼此不能相望,又何必把窗外的陽光遠離。

也許,彼此的相遇只能是生命旅程中最美好的一段回憶。

千里明月,天涯咫尺,安靜的夜晚,風拂簾動,簫聲裊裊,多想回到那個夢醒的時分,閉上眼睛,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說,只是呼吸著你襯衣上的清新氣息,聆聽你著心跳的節奏,安安靜靜地傾聽著,那曲呢喃的戀戀女人香,那曲纏纏綿綿相思的債,沉醉在你瀲灩的眼波裡,可是,親愛,今夜,你還在嗎。

曾記耳畔人低語,明朝總會再相逢,而明日又隔天涯,我愛,明天的明天,你是否還會記得那年,那夜,那橋,那雪,那相視無語的分別,曾經依偎那朵薔薇,那飄落在江南煙雨裡一縷淡淡的,淡淡的薔薇香,是否曾經在你的塵封的記憶裡裊娜,搖曳,迷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