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風輕柔的拂過耳畔,帶著幽縷的花香,沁入心脾。

我流連在湘江岸邊的白堤之上,挽著這一季明媚的春光,憂傷著思念。

湘水無聲,明淨的天光在波流湧動中一閃一閃。

漫天的雲霞,升騰著無邊的暮色,幾度夕陽殘照,心聲四起,如霜的容顏,承載著輪迴的風雨,等待洞徹心扉。

遠處,堤岸的盡頭,白衣飄飄,影待縈繞風中,盤旋著縷縷霞光。

你,臨岸而立,面對著湘水的柔情,你更像採花的仙子,留戀著塵世。

你一襲白衣,就這樣留給我一世情緣。

你走過我的眼前,紫堇臉龐,眉黛如煙,一雙清亮的眸子含帶著羞澀的情懷。

你就這樣翩然走過,悠然的姿態,使我更加堅信你就是我今生的唯一。

湘水靜,月已升,漁火點點,影照江關。

思緒遠,幾重天,玉石青階,手扶欄杆。

湘水的盡頭,黑夜無邊地延伸,你拈香的笑靨在星輝斑斕中與我的思緒同行,留給我一個淳樸而又溫馨的夢。

夢,像這個三月的櫻花,爛漫著時節,芳染著心扉,沉澱著我長久的期盼。

很多時候,我習慣於出神地凝望,凝望每天的最後一抹晚霞,凝望這一潭深意的湘水,凝望晚歸的雁陣。

風拂柳動月稀明,小樓纖影醉清明。

孤影青燈冷月夜,瀟湘雁影獨唱晚。

昨日恍過,今朝依舊等待。

白玉漢堂,簾幕樓台,漫過處,一徑落紅。

你該是在湘水的彼岸苦苦地等我吧。

淚眼望,額秋霜,濃情不減,情愫無量。

怎奈湘江阻隔,兩地心傷。

你是我遺落他方的一片櫻花飛紅,只是經過幾世的流轉,此刻卻開在湘水的堤岸邊。

我不經意的眼神掠過,觸碰了你千年的情殤。

於是,你幻化成一襲白衣的女子,讓我在暮色思忖間遇上你。

今夜星辰今夜風,江月影疏思相連。

湘水垂於天際,玉笛簫聲遷延。

瓊樓月昏,瑤池朱閣,愛琴海地,天鵝湖畔。

何處是你在衣襟曳風,何處是你在編織夢藍。

經年過,看厭了落葉飄零,聽倦了秋風竣竣。

廣廈浮平生,車水馬龍急,又是一年花月夜,又是一年淚眸痕。

今朝獨把憑欄倚,望卻煙火任憑生。

香袖猶引蝶舞,花澗溪水情生。

幽絮來,花如錦,堤岸舊時,新柳蓬生。

忘卻夢,太匆匆,湘水翟波,釋情脈脈。

風無意,心暗傷,天淡雲忙,飛鳥逐項翔。

眉黛望,柳輕揚,踮腳遠觀,心緒來訪。

尺尺天涯夢,絲絲雨中求。

漫長等待你的柔情,思念是我指端的粉淚。

深深凝視著月影,夜終難銷魂,許久的沉寂,只希望我的心聲借那一縷皎潔的月色灑進你的心窗。

此刻,我又一次流離在湘江的岸邊,這一泓湘水依舊碧波閃閃,依舊如我這般尋覓你昨日的容顏。

只是不知道,何時能再見你一襲白衣。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