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三歲倒拔垂楊柳,五歲上過美國哈佛兒大學,七歲我當上了國際主席。

我有我的專機波音七四七,我坐著我的專機來到了法國的首都巴黎,伊麗莎白跪在我的面前向我苦苦求愛,我說我不能,我有我的事業和名譽,我又來到薩拉熱窩,那裡正發生乾旱問題,我撒了一泡尿解決了實際問題。

我坐著我的專機來到了莫斯科,戈爾巴喬夫正再演講,他見到我說:「好兄弟講幾句。」

我說了幾句,頓時台下掌聲四起,我一出門看見希特勒正在那裡吹牛逼。

我踢了他一腳,說:「滾你媽逼。」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