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年紀的奶奶,視力本就不怎麼好。

近來更患上了乾眼症,兩眼老是痠澀難楚,連維持數十年的晨間運動都中止了。

成天就是躺在床上瞪天花板,老感覺自己風華逝去,韶光不再。

其實奶奶的情況,對於天天與她晨昏相伴的爺爺來說,更是連帶地受到低潮的情緒感染。

我們數度要帶奶奶去醫院看病,但奶奶又怕醫生說些危言聳聽的話,使得原本沒事的爺爺,也跟著被急出血壓上的毛病。

因此遲遲不肯就醫!

後來在孫子們苦口婆心下,奶奶才願意趁爺爺參加獅子會年會一個空檔,由堂妹和我陪著她,駕著車至鄰近的省立醫院看病,以免延誤就診時間,引來更嚴重的惡化。

「這情形多久了!」醫生拿起小電筒,翻動奶奶的下眼皮問著。

「大概半年之久。」我約略推算了一下。

醫生關掉電源,抿住的唇似乎在思考該如何委婉的說。

醫生思考之後才娓娓說道:「她的淚腺受到嚴重的感染,已經不太能正常分泌淚液,這樣會造成眼珠表面受不到滋潤而非常脆弱,我看除非有耐心地點醫用的眼藥水外,別無他法了。」

「什麼是有耐心的點眼藥水?」我詳細地追問一下。

「大概這一星期要每小時點一次藥水,否則要痊癒恐怕是有些困難。」

奶奶聽了這麼麻煩的療程,不耐煩的站起來:「走啦走啦!我都說醫生最愛嚇人,妳們偏不聽,硬要來。」

我安撫著奶奶坐好,並聽從醫生的叮嚀將注意事項記在腦裏,老人家的病跟小嬰兒一樣馬虎不得,為了奶奶好,我不能掉以輕心。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叮嚀奶奶,每整點要記得兩劑不同的藥水各點一次,千萬不能偷懶。

我見她擺擺手做出敷衍的動作,除了多交代堂妹之外,也沒有其他的方法,畢竟,沒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照料起來並沒法面面俱到的。

一星期後,堂妹撥了通電話給我,說爺爺病倒了。

我訝異她這句話的真實性,一向生活規律、運動適量的爺爺也會病倒?

聽醫生說是疲勞過度、長期睡眠不濟,沒有適量的休息才昏過去的。

這對於一向早睡早起的爺爺,倒是一件難以理解的怪象。

後來,在奶奶述說下,才知道是奶奶的眼藥水不小心被爺爺看到才造成的。

原來那天晚上,奶奶擱在床頭櫃角落的眼藥水,被剛開完會的爺爺發覺到,藥袋上頭一排小字:「每小時點一次」的明顯字跡也讓爺爺瞧個正著。

他望著奶奶酣睡但不熟眠的表情,心中一酸,便在往後的七天,每一小時撥一次鬧鐘,替睡夢中但仍惺忪未覺的奶奶輕輕撥開眼皮點一次藥。

並在清晨奶奶將醒之際,拿著網球拍又去打球,他不希望奶奶發現他的蠢行為。

直到第六天的一個夜晚,爺爺因動作過大,將奶奶從睡夢中擾醒才發覺了這一切的祕密。

奶奶說著:「好好的覺你不睡,幹嘛偷偷替我點眼藥水!」

爺爺只說了一句:「妳流眼淚的樣子很美麗,我要妳的眼睛好起來,再恢復以前的模樣!」

不知怎地,那原本己失去機能的淚腺又分泌出晶瑩的淚珠,成串地懸在眼眶周圍,奶奶哭了。

她的眼睛不再又乾又澀,沒想到能哭也是一種無上的幸福,尤其是依偎在四十年熟悉的懷中,那的確是奶奶一生的福分。

奶奶的眼淚只有爺爺最懂,這點我可是十分地篤定了!





「習慣」是一種幸福

當它存在時你感覺不到它

當它失去時你感覺擁有它是一種幸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