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昏暗暗的天空,渾沌的氣壓,我想就要下雨了吧!

站在門前的梧桐樹下等著「那個人」出現。

『依依,要下雨了!還站在外面做什麼?』媽媽在房裡大聲叫著。

『喔!再一下下啦!』

果真「那個人」邊亨著歌,騎著腳踏車,一家一家送著報紙眼看就要到我家了!

『早』他有朝氣的向我說。

『早』我微笑接過今天的報紙。

然後看著他騎著車往下一家。

每天就為了跟他說『早』,寧可一早在外頭吹冷風。

他那有朝氣的笑容變成我活力的來源。

就那樣過了102天。

我才一進門,外頭就下了傾盆大雨。

不知他有沒有淋溼?

有沒有帶雨衣?

『依依,發什麼呆?今天下大雨,別上學了!』

『媽,妳又來了!大哥開車載我,又不會淋溼!』

『不行!再說啊!以後連上學都別想去!』

『大哥,幫我跟媽說啦!』我轉頭向吃早餐的大哥求救。

『依依,媽說的對,今天別上學啊!』大哥對我使眼色。

『好啦!只有這時候,你們又變同一國啦!多對一,算了,本姑娘不爭了!』

吃過早餐後,我躲回自己的房間,放進一顆玻璃珠到那透明玻璃罐內算算,加今天有102顆了。

透明玻璃罐內有著我對他的愛戀。

自從他開始送報後,忽然發現自己有活著的感覺。

以前我需要大聲的喘氣、呼吸、甚至昏厥,那種瀕臨死的感覺裡才能肯定自己是活著的。

我的家人一向任著我,大慨是我也活不久吧!

國中升高中那年,因為心臟病發,一度進出加護病房多次。

本以為沒救了!

但是莫名地又好轉,休養了一年才回學校。

所以,家人更寶貝我啦!

而我的叛逆性也在家人呵護中化為空氣。

『小哥,今天回來前,幫我買上次那種玻璃罐。』我對電話裡的小哥說。

『是,依依的話,我不敢不從。』小哥揶揄說。

『小哥,那順便多買一些玻璃珠吧!』我不客氣的說。

小哥的機車一到家門口,我就出門想拿下我的東西。

那種罐子,正好可以放365顆玻璃珠。

明天就要放進那第365顆,我心情可好的。

『依依,那麼心急啊!都不等我拿進去說,做什麼用?』小哥用曖昧的眼神看著我。

『沒…沒有啊!小哥你想太多了!』我紅著臉結巴說。

『說不說?』小哥作勢要哈我癢。

『不說!』我轉身往家裡跑。

『啊呀!依依別用跑的啊!』媽媽大聲阻止。

『好…好…』我開始用極緩慢的速度行走。

只要我動作大一點、走路快一點、呼吸大聲一點。

媽媽就非常敏感,以為我會發病。

吃晚餐時,我的心早已飛到明天了。

『依依,最近心情很好喔!常看見妳傻笑。』老爸說。

『爸,你發現的太慢了!我和大哥早就發現了!』

『什麼?你們在說什麼?』老媽問。

『沒有啦!他們說最近天氣很好!』我對他們擠眉弄眼。

『可是,最近一直烏雲天,怎麼會天氣好呢?』老媽懷疑著。

要說謊也掰好一點,說了最爛的謊,然後看到老爸和二個哥哥笑翻了!

我用力的瞪了他們一眼,沒面子的回自己房間。

我拿出裝了364顆玻璃珠的玻璃罐,好似它們會安撫我。

從去年春天遇到他之後,轉眼又是春天了!

我又多活一年了!

『怎麼?春天到了,我們家的依依也春心芳動啦!』小哥進來我的房間。

『小哥。』

『以前我的小依依,都會告訴我所有的心事,現在長大了,都不裡我了!』

『小哥,我喜歡上一個人了啦!』

『我猜是那個送報生吧!』

『你怎麼知道!』

『有眼睛的都知道,要不要小哥出馬幫妳啊!』

『不要,順其自然吧!我不想別人同情我。』

『依依。』小哥不捨的眼神,我只能笑笑回應。

隔天,天氣出奇的好,跟我的心情一樣。

我站在門前的梧桐樹下,等著「那個人」的出現。

今天他好慢喔!

我等的有點累了,好像聽到心跳的節奏,撲通、撲通。

他送到我家已是最後一份報紙,他今天換路線了嗎?

『早』他靦腆的說。

『早』我微笑接過今天的報紙。

他正要騎車離開,忽然他轉頭。

『我現在可以約妳去吹吹風嗎?』

『嗄!好啊!』連想都沒想就答應他。

坐上他的腳踏車後座,就沒考慮到家人是否允許我。

在他後面,看不到他的臉。

他的聲音就是和哥哥他們不一樣。

他的肩又寬又大。

風穿過他再拂到我的臉,有陽光的味道。

我輕碰他的腰,胸口有點緊緊的,情愫就這樣慢慢蔓延。

『依依,我想跟妳做朋友!』

『你知道我的名字,但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怎麼做朋友?』

『我是聽妳家人都這樣叫妳,我不是故意的,我叫林顥鵬。』他急於解釋。

『我又沒怪你,緊張什麼?』

『ㄜ,這是我第一次載女孩子,所以…』

『好了!我該回家了!下次有機會再載我出來吹吹風吧!』

出來一會兒了,媽一定急瘋了。

他放我下車後,跟我道別時那僵硬的笑容,我在肚裡都笑翻了。

礙於他男人的自尊就給他點面子吧!

我一進家門,看到爸、媽、大哥、小哥擠在客廳那扇窗。

『看夠了沒!』我不爽說。

『依依,他好不好?體不體貼?』大哥先發聲問。

『怎麼那麼快就回來?』小哥不落人後問。

『依依,他有沒有說什麼?』老媽接著問。

『到底怎樣?依依妳說啊!』老爸不耐煩問。

『天啊!我怕你們擔心才回來的,早知道你們會好奇?我偏不說,怎樣!』

『依依。』他們一陣哀嚎。

我愉快的回到房裡,放進那第365顆玻璃珠。

好似完成一個夢。

胸口一直悶悶的,口中發乾還帶點苦味,我想又發病了吧!

我吃下藥,還好是躺著的…不會有事的,很快地我睡著了。

當我醒來聞到醫院的味道,知道又住進來了。

『依依,醒了啊!想吃點什麼嗎?』

『媽,我睡,多久啊!』

『2天,嚇死我和妳爸,學校幫妳請病假了!依依,讀完這學期就別讀了,好嗎?』

『媽,再一年多,我就要大學畢業,我不是一直準時吃藥嗎!而且也很少發作啦!』

『但是,我會害怕啊!』老媽的眼淚就不聽使喚流了出來。

『不會的,媽,我會一直留在妳身邊的,好啦!別哭啦!』我安撫著老媽。

我也明白自己的情況不好,但不管怎麼說,這一年裡我都很好。

而且一直有在吃藥。

出院後,媽不准我每天早上出去吹風等他。

所以,每天我都只能在客廳那扇窗看他,在心裡跟他說:『早』。

看他每次經過時,東張西望、賊頭賊腦的樣子,我就好開心。

表示他是有一點點喜歡我囉!

天漸漸涼了。

門前的梧桐樹,葉子也漸漸泛黃,還有許多落葉。

下午沒課,在梧桐樹下踩著枯葉,聽著枯葉破碎的聲音。

那是極度無聊的遊戲,但是我就是喜歡。

『依依…依依…』一陣陣小聲地叫喚著我,我左顧右盼。

是他,他向我招招手,我向他走去。

『依依,我,很久沒看到妳,最近好嗎?』他用了最老套的問候。

『還好,最近都在趕報告,所以…』

『所以連跟我說「早」都沒時間!』

『你生氣了!』

『沒…沒的事!』

『後天星期六,我們去約會好嗎?』

『嗄!星期六啊!』

『你有事啊!那就改天吧!』我都先開口了,笨蛋。

『不,沒事,星期六早上10來接妳。』

『嗯,就這樣,我先回家囉!』

回到家後,我興奮地期待星期六到來。

拿出第二罐玻璃罐裝著232璃珠。

一共597戀,他又有幾天想到我呢?

我一連幾天都睡不好,太開心了吧!

還問小哥:『男生喜歡怎樣的裝扮!』

那個大嘴巴,最後變成全家人都忙起來。

他們到底忙什麼?

我真的不清楚。

星期六的來臨。

『喂!今天放假,你們全都早起幹嘛!』

『幫妳做早餐』老媽說。

『幫妳打氣』二個哥哥說。

『那,爸,你呢?』

『喔!人老了,睡不著。』

『天啊!你們是太無聊啦!哥,你們怎麼都不管女朋友啊!管到我頭上。』

我的家人就是這樣,其實我很開心。

因為他們都很在乎我才會做出這樣的傻事。

第一次跟一個不是太熟但很讓我愛戀男生約會。

我們在一個有情調的餐廳吃午餐。

他傻氣的痴痴笑著,他真的單純的令人喜歡。

下午看了場電影。

『怎麼,妳好像很累?』

『沒事,有點冷而已』電影院空氣不好,我知道自己受了影響。

『我送妳回家吧!』他脫下外套披在我身上。

回到家後,我揮手送他走。

一進家門,隨即感到虛弱,眼前黑黑的,一瞬間倒了下去。

天冷對心臟不好的我而言,不太妙…尤其台灣濕冷的空氣,讓我常常喘不過氣來。

時常咳嗽,咳到臉一陣青一陣白。

這次發作,醫院說最好保持家中靜養,少活動。

每個禮拜固定回醫院檢查,讓我覺得一隻腳進了棺材。

跟老天要來的這一點生命,這次休學大概要休一輩子吧!

對他的愛戀,剛開始就要結束。

就像灰姑娘一樣,過了時間之後,夢也該醒了。

『依依,發什麼呆啊!』老爸關心問。

我給他一個安心的笑容。

家人都怕有一天會在他們身旁沒預警的死去。

『爸,這次我也會撐過去的,放心啦!』

『當然囉!依依要做的事沒人能阻止的。』小哥了解我說。

『小哥,有沒有每天幫我放一顆玻璃珠到玻璃罐裡。』

『有啊!第二罐也快放滿了,要再幫妳買一罐嗎?』

『要啊!但是。我怕放不滿第三罐。』

一陣沉默。

我知道自己的身體,連呼吸都很困難,需要比平常更用力。





在拗不過我的要求,我再度出院了。

因為明天是第二年的365顆玻璃珠放進去玻璃罐日子啊!

這重要的日子,我怎麼能缺席。

回到自己家後。

拿出那二罐玻璃罐仔細端詳。

因為這裡面有我這二年來的心情與愛戀。

明天,我要告訴他。

我起了大早,不如說都沒睡。

在窗前看了又看,等了又等。

『出去等吧!』老媽說。

我像得到特赦般,拿著二罐玻璃罐,到門前的梧桐樹下等。

『媽,外頭有些涼,這樣沒關係嗎?』大哥說。

『我也捨不得,但你們看依依那樣子。』說著說著又哭了。

他送到我家已是最後一份報紙,他今天又換路線了嗎?

『早』他有精神說。

『早』我微笑接過今天的報紙,然後給他一顆玻璃珠。

『做什麼?』

『我要你放第365顆。』

『嗄!』

他放進玻璃罐後,我說:『這二罐是要送你的,從你開始送報那天,開始存的藍色透明的玻璃珠,表示那天有跟你說「早」黑色透明的玻璃珠,表示那天沒有跟你說「早」。』

第一罐,藍色比較多,第365顆是白色的玻璃珠,那天,你載我出去吹風。

第二罐,黑色比較多,第234顆是白色的玻璃珠,那天,我們第一次約會。

每天我都用這寫下我的心情與愛戀。

今天,我要把這些愛戀交給你。

你要好好保存喔!

我可是用了二年。





我忽然倒了下去,大哥衝出來抱住我。

爸對小哥說:『叫救護車!』

媽在門前哭的不能自己。

林顥鵬就呆在那兒,無法反應。

我知道家人的呼喚,只是這次我累到睜不開眼。

不知道那玻璃罐內的愛戀,是否他明白了?

聲音離我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看到一到金黃色的光,我迎了過去,我在飛耶!

是我死了嗎?

不,我祇是在飛翔而已。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