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是人類高尚而純粹的一種感情,浪漫就是一對相愛男女情感的交融。

每想到他,霧一般的感傷浸透身心,面對身邊的人和事,本來對愛一心一意的我卻產生了放棄和逃避的衝動,因為他不是我惟一的依戀,而是我只是他愛人影子的替身。

面對一個我愛的人。

原來一直決定選擇其一的我,現在卻想放棄。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演變這樣,但我還是萌生了這種想法,而萌生了這種想法的我是不是代表我真的出軌了呢?

也許每個人都花心,知識有的被激發了出來,而有的卻一直埋藏在心底的深處。

人生總是蘊含豐富的傷感與哀憫,就像散落在人間的一個個音符。

抬頭仰望灰色的天空,早已被鐵戟似的高樓刺的千蒼百孔,卻還執意地把那些看得見的看不見的傷,統統寫進我脆弱的生命裡。

在愛情上,懂得如何把感情昇華為詩歌或其他藝術上的成就,那麼,不管這愛情的本身是成是敗,也是值得歌頌與讚美。

從蔚藍的天空,我容易看得見傷感;看得見懷念;看得見每一個生命痕蹟的脆弱蜿蜒,傷與痛;悲與哀,都恰如其分地在這裡表現著它們本身恆古不變的悲痛,把那本已讓人流淚的青灰色譜成古老留聲機裡婉流而出的哀傷。

天空一成不變地窺視著大地的百變滄桑以及那貫徹古今的不變傷痛,天空用難懂的文字,在譜寫著人類的悲歌。

我無法讀懂,更無法滲透,我只從古老的歷史所留下的只言片語中去感受天空那顆悲哀的心,天空以悲憫而寬容的姿態包納著塵世所有的污濁,而我又拿什麼去審視自己孤獨的內心?

其實對愛我的人我也有感覺。如果我真的愛他,會用我的一生所有呼吸、微笑和淚痕去愛,可是他卻當我是替身的代號。

我自己只是花瓶中一枝哭泣的百合花,被他親吻後,不經意的留下,他是我心中最深的傷痕,同時也讓我明白愛恨的落差。

矛盾一直糾纏在把握的心中,矛盾也激發出我的花心。

為什麼我的心還是那一顆,而不是兩顆,甚至多顆呢?

如果我有幾顆心,我可以把心分給他。

但我只有這一顆心,這一顆心卻無法承受這一份呵護愛的重量。

初次相遇,在一個飄雨的黃昏,在我心靈深處碰濺同一地感情的火花,當時以為自己期伴半生的人,是他。

而現在知道,交往的基礎固然是靠愛情,也可以說,我對他並不了解吧?

曾經我最想要一個最深的吻,因為彼此兩顆心交融不會覺得苦悶,也會直到永遠。

花心的萌芽長了出來,但它卻只有兩瓣葉子,一個是自己,一個是愛我的人。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因此即使我的話心萌生的多麼旺盛,但他的載體始終只有一個,也只能是一個。因此我的花心又被壓抑在心底。

假如我們相愛,不必計較一時,而應期待永遠,所以自己對愛情不必勉強。

新生的種子不會多於兩瓣葉子,而愛情也只會是兩個人在一起。

一個人的新也只能承載這一個。即使現在我的心情很糟糕、思維很混亂,但我的花心還是被埋藏在心中。

因為花心的萌芽被扼殺在了搖籃裡,我只能選擇一個,結果也只能是一個。

在我心裡很明白,兩個人能走到一起也算是緣份,而且要走的路也很長,就像人們常說的「陽光總在風雨後,烏雲上有晴空」。

悲哀從天空直流而下,流進我早已乾涸的心,而我早已沒有了再次抬頭仰望天空的勇氣,我只有把頭埋入大地,在我的雙肩孤單地在天空下一次又一次地抽動來迎合他人瘋狂的目光,我所無法承受的,不單單只是金錢的重量。

也許,這也是對忠誠愛情的一種考驗吧!

世間表面上缺陷的事情往往會有一種淒豔的美;表面上美滿的,背後反而隱伏著空虛和悲哀。

愛情的結局是否美滿,有時並不能從表面上去推測和衡量,表面上結局美滿的,也可能正是因此而留下了永恆的好感。

時鐘走停了,雨也下夠了,勸自己別再哭了,一切都算了,曲終人散了,對他說:「再見吧!只要青春還在,就不要為失去的情感悲哀。」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