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這個令多少人魂牽夢繞的字眼!

家,是什麼?

家,令在外地工作的人日夜思念。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回家的時間就越來越不穩定,在家的時間也沒有一個標準。

家有思愛雙親,不時歡笑語,溫馨纏綿。

一年四季,家有冷有曖,有風有雨。

在我心中語句,只要大家合力把春天留住,天天就都有好風景。

可是不幸的是忘了多次上班帶鑰匙出門,這一個習慣就是我常犯的毛病。

不僅不時時惦記,刻刻提醒,越想記得,卻偏偏讓我忘掉。

於是我回家的腳步越近,心裡就越懷疑鑰匙真帶了嗎?

走到家門口打開包包,伸手一掏,天哪,這下完了。

是不是永遠把握不住時間所以才會把自己弄成這麼健忘?

還是自己事情太多,所以在匆匆忙忙出門時沒有記起這事?

還有下一步,要不要拍門叫人?

現在無法,於是頗有一份「英雄含笑上刑場」的豪氣,在父母自責面前,故意流露出一份毫無在乎的樣子,步入家門。

一個人究竟該不該有點小小意外呢?

在那樣的深更半夜,四周靜悄悄黑暗暗的一片,沒有比把自己丟在門外更要惱羞成怒的樣子了。

父母不在家,不知往哪裡找救兵,當時只是想一扇門為什麼偏偏有鎖呢?

會不會想到關於人的心。

如果他們出門忘記了帶鑰匙,不管太晚或者太早,永遠不會有意外發生。

因為他們與人有一種可言感情。

這個家不必太堂皇,太富麗。

既使登堂入室一切抵定,在家裡的時間似乎也該有個標準。

什麼標準呢?

就是白天應該去工作,晚上應該在家。

萬一非要白天在家呢?

而且有時候在,有時候不在?

自己也無法掌握標準的時候,不想說,就算說了,也沒有一個定數標準。

這樣就說明的起居不定時,與先前更加複雜。

平時裡,可以睡到七點、八點時,擔心的父母拍門叫喚,可以說不去上班。

如她們要問個清楚,就找一個理由或藉口騙過去。

如果連早餐也做好,或者放一杯熱茶就給我一份欣慰。

過了一會,然後或者家里人想出門,又覺得你難得有一個時間在家,就特意留下來陪聊,而輪到我想臨時出門的時候,作為父母的就忍不住問:「你剛才不是說不用上班嗎?怎麼現在還要出去?」

所以說,在家或者不在家,永遠沒有一個標準。

家不必太盛情,太熱烈。

有時間在家的時候,自己一個人在裡家裡所以就東逛逛西晃晃放鬆一下,滿身疲憊便會煙消雲散。

家有歡聲笑語,有溫馨。有時間不在家的時候,人也在外面所以就東逛逛西晃晃,這時家里人都在,家裡很熱鬧,就是少你一個。

活到現在,自己很少看到一場慣性的情愛,很少體會出會生應該有的標準。

所以呢?

還是想想,做人當然還是自然一點為好,不怕忘記出門帶鑰匙。

走在街上的燈光下,眼前有行人在走,有車兒在奔,但一切事物只是一個瞬間。

一瞬間變得那樣清新、那樣明朗、那樣清清蕩蕩;又在剎那間,心靈迸出了強烈的火花。

原來生活是那樣的美好,這樣芬芳。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