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似乎都得講緣份,曾經的情感歷程,是彌足珍貴的。

世間表面上缺陷的事情往往會有一種淒豔的美;表面上美滿的,背後反而隱伏著空虛和悲哀。

愛情的結束美滿,有時並不能從表面上推測和衡量,表面上結局不美滿的,也許正因此而留下了永恆的好感。

要忘記一個人,也不是沒有辦法的。

這個辦法,包括外在與內在。

外在的方法,你和我早就知道,那就是——時間。

無論你是否願意,時間流逝,會讓你忘記一個人。

內在的方法,是不要依戀。

分手之後,持續地想著對方有多麼好,那樣只會讓自己沉淪,越來越執著,反而傷痛就越來越深。

如果不愛那一位人,不要再想看他有多麼英俊;又或者說他走了,不要再想他多麼富有;他不在自己的身邊,不要再想著他的性格多麼體貼;已經分手了,就不要再想他曾經對待自己有多麼好。

隨著時間的流逝,也不要執著他對你曾經多麼壞,整天心懷憤恨,自己便沒無法忘記心中的你。

你再怎麼好,都已經是昨天的事了。我們無法忘記一個人,往往不是因為對方有多麼難忘,而是因為我們有多麼依戀和執著。

當你執著,連時間也要向你投降。

想問你:「如果你喜歡一個人,那個人卻不喜歡你,那怎麼辦?」

兩個曾經相愛過的人,分手以後會是什麼關係?

不能成為朋友,是因為彼此傷害過,不能成為敵人,是因為彼此相愛過。

過了一段時間,我在掙扎的同時,學會了堅強,學會了保護自己,重要的是我學會了放棄。

由此至終,我都沒有怪過你,因為我知道一個人愛上另一個人的時候,不能假裝不愛,畢竟我已經付出過真情。

還記得你曾經對我說過,可以做朋友。

但時間告訴我,我們不能成為朋友,但也不能成為敵人;或許,只能做陌生人。

常常都會在不經意的時候想起與你的點點滴滴,這些點滴也會刺痛我的心。

但是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淌不過的河,再難過的都會過去。

沒有人非要與另一個人才能過完一生。

我曾說過,人有時是很冷酷的。

但是,我發現,既然有黑暗面存在,那麼一旦我們必須臨黑暗的時候,豈不是會格外的失望惶感,而不知怎樣去面對它。

所以,你必須承認,人人都有點自私的,人的善意是有限度的,許多時候,仁愛是有條件的。

希望你承認人間有它冷酷的地方,停止你的抱怨,想辦法堅強起來,在這冷酷的人間,你自己有力量生存下去。

也不要為我感到失望!

我生來就是這個樣子,有好處、有缺點,人生何處不相逢!

不要以為世界大,道路多,得罪了人,就可以永遠不再見面。

常常我會發現,人總是在那幾條道路上擠來擠去,說不定什麼時候又會碰到一起。

感情是求不來的,我並不是你想像中如此殘忍。

我也不是我行我素,從不關心別人的事,更沒有不關心別人的情緒。

人要心平氣和地去充實自己,不是完全為了爭取別人的好感,而要為了使自己真正得到一些精神上的收穫、安慰或寄託。

對於我的生活,我並不孤獨。因為我注定要到處漂流的,孤獨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對什麼都沒有興趣。

我只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其它任何事情上,所以我不怕孤獨,有時反而喜歡孤獨。

時光飛逝,結局就這樣按照預期上演。

我不想舊情复熾,大部分是一種錯誤的決定。

從前不能解決的問題,到現在依然無法解決。

最後還是分手收場,不一樣的只是為自己累贅的心再添一道傷疤而已。

同樣,如果你遇到一位值得你愛而感情是那麼真切的,請不要辜負了它,請不要把它變質成奇怪的友誼而成為一個笑話。

讓彼此的愛埋藏在腦海的深處吧,狠狠地鎖上門,把鑰匙掰斷,留在鎖孔裡。

如果沒有一絲半縷的牽絆,相信我,其實你們之間的感情走得更遠。

茫茫人海中,相遇是緣、相識是緣、相愛更是緣。

分手後,我不會恨你。

我想時至今日一切該怪自己,你擁有海的胸懷,那麼我就要感激你的無私與寬容。

原諒我一個人在考驗自己,平凡的我能夠在短暫地時間裡擁有優秀的你,這是我的福氣。

如今你雖然放棄,但也曾提升了我,讓我更加清楚的認識了自己。

生命中最可悲的不是我沒有看清楚你,而是我沒有看清楚自己。

所以我該感謝你,我不奢望自己對你有什麼影響力,但是至少你給我留下了一段美好的記憶。

有時下班之後,走在暗淡路燈下的街道上,感受著內心空虛的疼痛。

一個人走過冷清的公路上,走過寥落的行人,橫穿過馬路,向家走去。

因為家是一個溫曖而又安全的地方,在裡面我可以得到安慰。

細細想來,生活隨意的時候很少,失意的時候很多,許多美好的渴望轉瞬間成了泡沫,心很冷的時候太陽也失去了光澤,許多憂傷的情緒總是吞噬著我,咀嚼著的好像都是生活的苦澀。

時間如流水,現在我們已經差不多快成為陌生人,可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幸福。

說白了,我已經沒有欠你什麼?

該還的,都已經歸還?

愛和錢。

這好像是勢不兩立的兩樣東西,好像是高貴與卑賤、冰與火般的截然分明不可相容。

而事實是,這兩樣東西我都需要,但需要的並不代表我就能輕易得到。

如果我和你還能再見面,也不會讓情依舊、夢能圓,因為離棄了我會告訴自己要勇敢去面對。

至於你,我寧願寂寞與孤獨。

就算我哭了,也不需要你來安慰我?

在我的心靈深處總有一種需求,悲傷的時候有人來安慰我。

可我知道有些東西真的無須安慰。

因為你的關心是出自一份對生命的悲哀,關心的背後是我人生的滄桑。

所以我無須安慰,我不敢乞求生命的永久。

我坦然的接受這一悲哀,只能憂鬱的活著,用善意的等待生命的凱旋。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