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煙,幻想爛漫,渴望激情燃燒,哪怕是一曲生命的悲歌;男人似酒,看重沉實,祈求溫熱持恆,期待「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窩囊。

女人如煙,再差的煙都有人抽;男人似酒,再好的酒喝了都暈頭。

女人大多沒有煙癮,只是喜歡抽煙的那種感覺或者是姿勢,本質是種寄托。

所以,點燃了第一根煙,就無法停止不去燃燒那些煙霧。

往往是一整包都空了,心也就跟著空了。

抽煙後的感覺,很難受,想哭,很累,卻無法入睡!

想著要被風吹散?

被雨浸沒?

被埋入土中?

卻散不去,浸不了,埋不了。

不管是什麼,其實都一樣。

只是想就這樣,被時間洗掉,被風吹散去。

女人如煙。

捲入一次,就投入一回;燃燒一回,就芳香一次。

即便毀滅,即便消逝。

男人捏煙,如同捏住女人的柔骨;男人抽煙,彷彿吸入女人的芳香。

女人端杯,彷彿提住男人的耳朵;女人喝酒,如同把男人按入懷中。

男人愛喝酒,應酬時要喝,高興時要喝,傷心時要喝。

總能找到喝酒的理由。

酒似水,沒有形態,無法雕琢,即便硬漢沾上它,也會變得多愁善感;酒是火,點燃激情,攪亂心性,哪怕聖人碰到它,也難免放蕩不羈。

酒,水與火的神奇造物,倒映出男人矛盾而真實的俠骨與柔腸。

男人似酒。

灌入一次,就爛醉一回;醉倒一回,就痛苦一次。

不關胃疼,不關心傷。

抽的煙多是男人,懂得煙多是女人。

不會喝酒的男人喝前大喊大嚷,喝後特吐大吐,心不醉,人醉;會品酒的女人喝前溫婉爾雅,喝後亦溫文爾雅,人不醉,心醉。

男人抽煙,過過嘴癮;女人喝酒,吞進肚中;男人抽煙,純粹是玩玩;女人喝酒,往往因情真。

所以男人往往濫情,女人往往情癡。

女人如煙,飄飄渺渺,捉摸不了,把握不透;遠在男人之外的天邊,時時縈繞在男人的心頭;男人似酒,沉沉實實;近在咫尺之內的身邊,刻刻遊蕩於女人的窗外。

男人心疼了,往往抽煙,是告訴自己,女人如煙,散了再抽;女人碎情了,多是喝酒,是告訴他人,男人似酒,吞了難吐。

女人如煙,雖然每包煙上都標明「吸煙有害健康」,但男人照抽,就如明知道「女人是禍水」男人照纏一樣;男人似酒,雖然每個瓶面標定的度數,但非得親口品飲,衡量不出真切的感覺,探出他的真正深淺。

男人似酒,越久越醇,越久越名貴。

然而,不動聲色的海量的酒客,品嚐好酒的酒客,往往總是女人。

女人如煙,包裝得好,不見得就美!

當然,不動聲色真正的煙癮豪客,品嚐好煙的煙仙,往往也總是女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