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切輪迴最終改變了兩人有緣無分的宿命,她道:「先生,沒有看到落花嗎?」

先生淒涼無奈的語言緩緩道:「流水無意戀落花。」

從聽到起便始終牢牢的刻在腦子裡,它無聲的語言一遍遍在腦海裡徘徊,揪著我心。

亦是無法釋懷於三年前的那場遇見。

有時候,有些事不得不承認是緣分,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

你只一個背影就讓我頓感為之等待了十幾年,好不容易我們今天終於重逢,可你卻只給我一個充滿遐想的背影。

我的心已背叛了我初衷的誓言,這個好孩子,好學生已開始為你搖擺不定。

生性寡言少語,為人處世小心謹慎,是我的一貫。

卻不知何時起,心底那根弦觸碰了,儘管依舊注意著生活中的細節,但始終未能逃脫的了你給我無聲的誘惑。

心又一悸動,這會兒帶著的是滿腔熱情,我一股腦兒的掉進了那曾經一直牴觸的陷阱,在一隻腳失足時,另一隻也未曾有半點猶豫的踩了下去,任憑周圍人歇斯底里的叫喊,我瀟灑的徑直兒走,回眸,那一雙惹人憐愛的眼睛,讓周圍人勉強祝福送上,心中默默祈禱!

於是,在交織著快樂與痛苦的兩年中,我極力偽裝著對他的不屑,卻在心底糾結著。

遇見了,相互間用彼此懂得的眼神交流或躲避;不時的,站在走廊看著遠處的人群搜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直到離開前,我始終都在某一個角落搜尋著。

三年中,隔三差五給你道句祝福,你與我說,「距離產生美」我或許誤解了你,那一句話,讓腦海的場景一次次重演,我斷言,我們是有什麼的。

因此,我不願捨棄,儘管一次次的在你面前顏面盡失。

終於,我也忍不住了,我始終是個骨子裡要強的人,三番五次的違背自己原則處事、說話,終在三年後的一天爆發。

一封信寄予了你,為了自己挽回最後一點尊嚴。

你亦不該再說什麼,隔日卻見你回復,我亦無法控制自己,你可知,那信,是我眼淚寫成的。

你給我一次次的希望,又一次次將之收回,我終還是未能堅持下去。

我說,:「還你寧靜,祝你幸福」我亦不會再稱呼你「老師」。

寫至此,只覺與你三年前的遇見真真是的為了完成一個夙願。

如今,緣盡、緣散!

我們各歸其位,只我依在此念叨著,怕是自己心裡還未放下。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