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打來電話,說她前一段日子出了車禍,現在正在家靜養,問我有沒有時間去看看她。

放下電話,我急忙往他那邊趕。

開門的是她的先生,好友坐在客廳沙發上,腿上蓋了條毛毯。

見我進來抱歉地笑笑:沒去接你,我站不起來了。

我大驚!

毯子拿掉,露出她長短不一的雙腿。

我頓時呆住了!

怎麼會這樣?

好友說:在高速公路上被一輛失控的大卡車給撞的。

好友拍拍身邊的沙發讓我坐下,待我擦乾了眼淚,她叫先生把輪椅推過來。

看見嶄新的輪椅心頭又是一痛,看著好友的先生把她抱上輪椅,感覺真是觸目驚心,她曾經有多美的一雙腿啊!

好友讓我推她進了臥室,指著衣櫥讓我打開。

我上前打開,裡面是一件漂亮的象牙白吊帶裙,裙長及膝,兩條纖細的吊帶中間隨意搭著條透明的銀灰色真絲長披肩,上面用銀絲繡著柳葉圖案,標明價格的商標小吊牌還掛在上面。

好友讓我把裙子和披肩都取下來,拿在手裡細細地撫摸,比在身上給我看:「好看嗎?」

我的鼻子酸酸的:「真好看!」

好友把裙子疊好遞到我手上:「送給你。」

我連忙擺手。

好友低著頭:「你想我以後還用得著嗎?」

一句話,兩人又迸出眼淚。

好友又拿出個白色的鞋盒,打開來是雙漂亮的白色六英寸高跟鞋,她說:「這鞋和裙子是配對的。」

我點點頭:「真漂亮!」

好友的眼睛深深地看著窗外,過了一會兒才轉過頭來,無比傷感地慢慢對我說:「你知道,當我發現我以後永遠是現在這樣,心裡最遺憾的是什麼?」

我最遺憾的是我再也不能穿漂亮的裙子了!

我知道我的腿很長很美,尤其穿這種露著小腿的裙子更好看。

我有很多漂亮的裙子,車禍後我都送人了。

只是這一件是我最喜歡的,我一直珍藏著捨不得穿,總想要等到一個最特別的日子,一個與眾不同的日子和場合,但好像日子每一天都很平常都不特別,我也就永遠失去了穿它的機會。

她停了一下,拉過我的手:「現在我知道美麗的東西永遠也不要去珍藏,不要珍藏著去等待不確定的特別的日子。」

從好友家出來,天已經很晚。

我懷抱著這件美麗昂貴的裙子、披肩、皮鞋坐在車內,腦子裡好友傷殘的雙腿和美麗的裙子交疊在一起不停地閃現,心痛到抽搐成一團。

那些「重要的日子」、「特別的日子」也許將來還會出現在她的生活?

但漂亮的露著小腿的裙子和美麗的六英寸高跟鞋已經不存在於她的字典裡了。

其實,生活裡我們常常把自認為最美麗最珍貴的物和事都細心收藏,總想要等到一個重要的場合、一個合適的時候、一個特別的機會才肯拿出來展示。

回到家,先生還在邊看電視邊等我。

去臥室換上裙子、鞋子、披肩出來,先生眼睛一亮:「天啊!你真漂亮!」

這些東西都是哪裡買的?

我搖搖頭,對他說是好友送的,因為她再也不能穿裙子了,因為她沒有腿了。

先生的眼睛黯淡下去,拉我坐下拿過裙子看著上面的標籤說:「怎麼回事?」

這是三年前買的,但裙子還是新的。

我的淚又湧出來:她買了好久,她以為總有一天她會穿上,她一直在等一個特別的日子。

先生摟過我,撫著我的頭髮:「那個特別的日子從來沒有來,是嗎?」

第二天早上起,先生已經在廚房裡忙碌。

當我睡眼惺忪走進廚房,看到餐檯上擺放著早餐,裝早餐的是幾只象牙瓷的盤子,那是兩年前我在一次展示會上買的,盤子表面的光澤非常細膩,周邊點綴著紅的草莓和細小的綠葉。

這會兒裡面盛著只黃白的荷包蛋,非常好看。

我知道先生一直不讓我拿出來用,怕失手砸碎了再也配不成一套。

他常說將來有一天搬了大房子需要請客的時候七零八落的不好看。

今天早上不知道他幾點鐘起的床,用了多久才把這套收藏在儲藏室的碟子找出來。

吃完早餐,我搬了張凳子去開一排吊櫃的門,那裡收藏著整套各式各樣的從買回來後就束之高閣的雕花水晶玻璃酒杯。

那是我陸陸續續買回來的,有的只在過年請客時用過一兩次,有的從來沒用過。

每次用完都趕緊收起來,怕被孩子打碎,總想等孩子長大到不會失手打碎的年齡再拿出來用的,但我發現我一直都覺得他會打碎,不管他是2歲還是12歲。

所以這些美麗的食具、酒具平時是絕不擺上我們家的餐桌。

現在我把它們通通搬上餐桌,我不要再等到不確定的某個特別的、不平凡的日子。

那些美麗的東西,我現在隨時都要看到。

中午先生和孩子去了百貨公司,我坐下來給先生寫一張生日卡片,儘管他的生日已經過去一周了。

以前我每次想寫封信給他,表達一下濃郁的情意,感謝他對我這麼多年的寵愛和包容,我甚至想讓他知道我很佩服他很愛他,但每次總是告訴自己不用這麼急。

下一次下一個生日還會來,我甚至想或者到兩個人都老得走不動了的時候再寫給他也不晚。

現在我知道並不是所有的「明天」都會一如既往地站在前面等我,我必須把對他的那些愛與感激隨時告訴他。

我還打電話給一家影城,告訴他們我要訂三張週末的《哈利波特》的電影票,兒子說過很多次想讓我陪他去看他喜歡的一些電影,但我總覺得自己很忙,抽不出時間陪他去看那些兒童電影,往往要他等,等到天氣好的時候、等到我心情好的時候、等到我有時間的時候…。

總是一拖再拖,拖到所有的電影院都放過一遍了,那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時間總也還沒到來。

而孩子也已經過了不需要我陪著看電影的年齡,漸漸長大離家,只留給我一個匆匆的背影和永久的遺憾。

我錯過了陪他看電影聊電影的樂趣,這個樂趣是再也不會回來了。

覺得悲哀。

晚上看電視的時候,先生拿出了一疊售屋宣傳單,每一張上面都印著精美的圖片,先生把它們放在我面前說:「來,挑一處你喜歡的房子。」

我看看先生,他以前從來不會把這種東西帶回家的,也反對我帶回來。

他一向認為自己有房子再買房子是增加無謂的開支。

這時他坐在沙發上,把其中一張挑出來給我看:這處不錯,離西湖很近,在自己家裡就可以看到湖水,院子裡有網球場和游泳池,有大片的草坪和鮮花…。

我們可以先付頭期款,剩下的向銀行貸款,那樣我們可以住到全家人都喜歡的地方,你累了可以去樓下打球游泳,孩子和他的朋友也可以打球。

我看著他:「你不是說你們單位會有宿舍的福利嗎?」

先生說:「不等了。一來不知道要等多少年;二來就算等到了,房子也不一定是我們喜歡的。」

如果一生只有百年,至少應該住在自己喜歡的地方吧。

我點點頭。

生活裡那些美麗的東西其實不需要珍藏,婚姻中亦是。

畢竟,生活對尋常夫妻來說,應當把最美的東西展現在每一個今天,而不是珍藏到那些不確定的、特別的日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