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陽光乎隱乎現的季節,吟誦一首陳子龍的《點絳唇》,看著煙雨朦朧下的桃花更加迷惘,一如你迷人的紅妝。

無法觸及,遠望著嚮往。

點起不堪燃燒的年華,青春在無盡漫長的等待和徘徊中消逝殆盡,只因你的承諾太過真切。

捨去寂寞的歲月,你佔據了我心房所有的空間。

你的美,是桃花劫,胭脂燙。

回想那令人窒息的一吻,長恨世界為何不在那剎那間定格,我只用一生去珍藏那份美好,想必你用一個轉瞬就能將它遺忘。

你終究離開,吝嗇轉身的一次回眸,讓我滿世界徘徊。

肯定是你忘了,彼此牽手的日子裡,陽光是那麼嫵媚;一定是你忘了,彼此依偎的地方,風景是那麼美麗。

看不到你說你應有的未來,我寧願讓不爭氣的淚水蒙蔽視線,時光算什麼東西啊,連你離開它都不停止,還讓我體會滄桑漸變的淒涼。

那個春光明媚的四月,已經不可能再回來,你,也不可能再回來。

剩我徒留舊情,空折殘枝,在弄碎的月影中黯然神傷。

這世沒有你,活著也真可笑,不是因為絕情,而是你給的美,太過驚心動魄,你給的幻想,著實難以泯滅。

所以,你的音容笑貌,叫我活著怎麼忘懷?

不如獨自苟延殘喘般廝守著兩個人的承諾,一個人幻想和你過一生。

姍然淚下,不見伊人紅袖撫;今後輪迴,不與伊人共徘徊。

桃花已在風吹雨打中散落滿地,聽不見何為杜鵑啼,淚染胭脂雨。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