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柔的風拂在臉頰,溫溫暖暖的感覺,懶懶的趴在窗台上,看著窗外開的正艷的櫻花兒,有一種讓人陶醉的欣喜。

忽然間很想念一些事,和那像櫻花般在我生命中留下印痕的人。

那一年的四月,櫻花真美,美的眩目。

像笑容,更像愛情。

對於記憶中的舊事片段,從沒有刻意的去想過遺忘,也沒有著意的去斟瞻。

只是在這樣的季節,在這樣暖暖的春天,還是有那麼一絲縈繞的想念。

想起那些有櫻花微笑的日子,有陽光盈眉、有花兒嬈眼、還有清澈歡悸的心情。

一直以為,愛情,就像這樣明媚的季節一樣,花兒什麼時候開放,什麼時候凋零,都是如此這般的分明。

一直都堅信,只要愛著,就沒有什麼不可能。

曾去廟裡上香,叩跪在莊嚴的菩薩面前,我向神靈祈求,給我們的愛諾一生一世的幸福吧!

可為什麼不靈了呢?

是那泰山上的姻緣鎖被風雨斑駁了?

還是歲月之手抹去了三生石上的銘記?

我不得而知。

最終,那些頹敗了的誓言還是被冷漠的孤懸在了祈望裡。

再也不是那風花雪月與夢共枕的混沌了。

轉身,不再回頭,真的那麼容易嗎?

那為什麼會常常躲在夜色的一角,把一盞清酒,讀一章曉風殘月,從而捻起一段段悵然的歎息呢。

風,搖擺著經過櫻花樹,有花兒掉落,蔌蔌的疼痛聲。

我不敢想像,這樣艷麗色彩與淒美飄零的重疊該是怎樣的顧盼得失。

或許,是她惜得愛情的疼痛與忠貞,便在最美的時刻離開賞花之人吧!

依舊在時光的剪影中風塵僕僕地想念著,依舊在你離去的路口靜默渺渺地看著只剩自已的倒影,也仍然將桀驁的表情煽動為沉重的歎息。

別說我不懂生活,只怪那年,那景,那人,悄然攜帶著一份還未開盡的花期,逐漸的走遠了。

時常看著櫻花樹下的小草發呆,臆想著如果自己是其中的一顆小草那該多好,無拘無束,悄然的在你身邊成長,守護你美麗的花期,不用去理會現實的煩惱與無奈!

可惜,這也只是發呆時的囈語罷了!

許多的事,許多的人,注定了會像櫻花和風一樣的愛戀。

我祈求風,不要搖碎這一樹的櫻花了,這裡,有我懸在花枝上一份愛。

我祈求雨,不要淋彎了樹下小草的腰,這裡,有小草默默的一份祈望。

自然,我是明白這一樹的櫻花終究還是會舞動著婆娑的水袖與我作別,但我還是希望能把花期延續長久些,再久一些。

也許就在即將到來的風雨裡,當我望著窗外飄零的花兒輕輕歎氣的那一刻;已是一份滿懷的悲憫、是一份寂寥的無奈、是一段沒有上闋的殘章。

至今,我還會想起關於我們的很多事,可我希望自已能在不斷地回憶中,讓自已的心情逐漸平靜。

或許不久的一天,我再想起這些片段再去觸到最新久違的事時,不再傷心不再難過,而只是把它當成普通的回憶,那時我可能就已經好了。

直到有那麼一天能把你還有過去的一切沉到心底最深處,永遠不要提起,於我,那就是最好。

也許,最難忘的回憶只能定格在最美的夕陽餘輝中,而留下最後一抹淺淺的絢麗色彩,就像彼此轉身而去的背影劃出的殘缺弧線,傾訴著昨日淡淡的依戀。

幾番回首,幾度春盡,入耳的風聲已逐漸被收進往事的畫卷,沒有了蒼白的語言,也失了夢寐中的暢想,但我從不曾懷疑過,在前方,為你延伸的根須已脈動於我的身體,和著你淺綠的微笑,潤濕了我行過的每段旅途。

在這個時節,在這個暖暖的一天,小草依舊靜靜的望,櫻花仍舊輕輕的飄。

而這一切,只不過是春天不經意抹下的一筆柔軟的淡淡粉彩。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