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憤恨地將大門用力關起,發出碰的一聲,吵醒了正在熟睡中的十歲小兒子,他搓揉著雙眼看著酒意正濃的我,露出關心的眼神,我不知為何反而燃起了怒意:「你還不去睡,站在這裏做什麼,是不是看不起你老子,想要嘲笑我啊!」

他有些驚慌的說:「爸!沒有!」

我突然失控般的拿起旁邊的掃把,無止無盡的向他揮打著,完全不聽他的求饒聲與哭喊聲,直到我的手有些酸了,我才放開掃把,走到沙發上躺著睡去了。

早上酒醒後,發現身上覆蓋了一件薄棉被,而餐桌上還有一杯熱牛奶,以及一份烤好的三明治,我心裏知道,這是我那十歲的小兒子準備好的,因為我老婆早就已經去世了,家裏只剩我們父子倆相依為命,所以不可能是別人做的。

於是我摸著還在疼痛的頭,走到浴室裏沖洗著臉,想要讓自己清醒些,隱隱約約中我突然想起了昨晚的畫面,我忍不住驚愕地看著鏡中的自己,我怎麼會打他呢?

這怎麼可能呢?

可是我的記憶卻漸漸想起昨晚的片段了。

下午我開車來到他的學校門口等他,好不容易終於看到他的身影,但是遠遠看著他時,卻感覺他似乎不是很快樂,因為他的表情不像是小孩子應有的神情,我心裏想,他可能還在為昨天的事不快樂吧!

於是我走出車門向他揮手著:「小凱!爸爸來接你了!」

他起初看到我的時候,高興得露出笑容看著我,但不知為何,突然低下了頭不敢直視我,一直到走到我的面前時,他的頭還是低低的。

我不禁蹲下去問他:「小凱!你還在生爸爸的氣嗎?」

他仍然低著頭說:「沒有!小凱是怕爸爸還在生小凱的氣!因為小凱昨晚不乖!不聽話!」

我將他的頭抬起對他說:「小凱!其實都是爸爸不好!是爸爸昨天心情不好,喝太多酒了,所以也不知道昨晚到底在做什麼!爸爸跟你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喝酒了!」

他抬起頭來忍不住抱緊我說:「爸爸!」

在他抱緊我的那一瞬間,我感覺有些怪怪的,仔細一看,才發現大熱天的,他竟然穿著長袖和長褲,我忍不住問他:「小凱!你是感冒嗎?還是身體不舒服?為什麼穿成這樣呢?」

他有些遲疑的回答:「沒有!只是覺得有些冷!」

我在心中想著,這怎麼可能呢!

一定有問題!

於是我在他的反抗下,將他的長袖長褲拉起,看到他滿身傷痕瘀血後,我忍不住叫喊著:「是誰欺負你!你跟爸爸說!」

可是他只是低頭不語,當我要衝進去學校找老師理論時,他拉著我喊:「爸爸!不要!」

在我正想甩開他的手時,我突然想到了昨晚拿掃把,瘋狂揮打他的畫面,頓時間我竟愣住了,我不可置信的看著他身上的傷痕,再看著他的表情,我才想起兇手原來是我!

於是我想將他的衣服全部脫下,看個清楚,他卻是哭喊著反抗我,但最後還是屈服被我脫下了。

在看到他上半身全裸的那一刻,我的淚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我忍不住將他抱緊哭泣著,而他也忍不住哭著抱緊我,我們父子倆就在學校的門口,若無旁人的相擁哭泣著,直到淚水漸漸的乾枯。

回到家之後,我坦白的跟我小兒子說:「小凱!其實爸爸昨天被裁員沒工作了,所以這一陣子可能會過得比較辛苦,不過爸爸會努力趕快找到工作,不會讓你吃苦的。」

他一聽完後,突然跑到他的房間裏,拿出他存錢的大撲滿,微笑著跟我說:「爸爸!這是小凱存了五年的錢,也許可能不是很多,但是希望能幫爸爸一些忙!」

我聽完後差點又掉下累水來,心中很感動有個成熟懂事的兒子,但是我微笑的摸著他的頭說:「乖兒子!你的心意爸爸知道了,所以你還是繼續存下去吧!不要那麼快就殺了這隻大豬撲滿!」

他聽到後微笑看著我,讓我感覺他似乎已經了解我心意了。

有一天晚上,我工作回來後,累的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在睡夢中,隱隱約約聽到鍋子掉在地上的聲音,於是我睜開雙眼察看著,想確定是做夢的關係,還是真的有鍋子掉下來。

在往廚房走過去時,發現地上散落著泡麵和一個鍋子,此時我聽到浴室裏有沖水聲,於是我走進浴室察看,發現小凱正用水龍頭的冷水,沖洗著雙手,我不禁問他:「小凱!發生什麼事了?」

他轉頭看著我說:「爸!我本來想端煮好的泡麵給你吃,可是走到一半時,不小心燙到手了,所以整鍋的泡麵都掉在地上了。爸!對不起!吵到你了!」

我聽到後趕緊捉著他的手看清楚,才驚愕地發現,他的雙手被燙得紅腫一大塊,於是我叫他繼續沖洗著手,我趕緊跑到房內去拿藥。

當我再走入浴室時,發現小凱竟然暈倒在地上,我驚慌將他抱起,只聽到小凱用著微弱的聲音對我說:「爸!我好冷喔!」

我下意識摸著他額頭,才發現他正發著高燒,於是替他披上一件衣服後,趕緊開車載他來到診所。

一進入診所後,我立即叫喊著護士說:「我的小孩發高燒,可不可以給我先看?」

可是那護士卻說:「先生!你沒看這裏那麼多人排隊掛號啊!如果每個人都急著要先看,那是不是就不用掛號了!」

我本來想大聲地和她吵一架,可是兒子卻說:「爸!沒關係!我們…掛號好了!」

於是我才忍住心中怒氣,抱著我兒子坐在椅子上等待。

好不容易終於輪到我們,於是我站起身瞪了那護士一下,才抱著小凱走進醫生的房間。

在醫生診視後,他給小凱打了一針退燒針,叫小凱先在旁邊的病床休息躺一會兒,還配了一些藥叫我去外面領,我才依依不捨看著小凱,離開了醫生的房間。

我拿完藥之後,急忙趕回醫生的房間,察看小凱是否有好轉,小凱似乎已經睡著了。

我拉了一個椅子坐在他身邊,摸著他那天真無邪的臉龐,心裏有一股暖意緩緩燃起,忽然間,醫生感嘆地對我說:「做父母的,永遠都在為子女操心擔心著,而他們永遠都不知?我們在操心擔心什麼,只有在他們為人父母時,他們才會了解我們的感受。」

我露出微笑對著醫生說:「是啊!不過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因為看著他們健健康康、平平安安長大,就是我們心裏最大的欣慰。」

突然間,小凱握住我的手喊著:「爸爸!不要走!爸爸!」

我有些驚訝地看向小凱,才發現他仍在睡夢中,於是我在他耳邊輕聲說:「小凱!爸爸在這!爸爸沒有走!」

他聽到後才露出安心的表情繼續熟睡著,而我看著他那熟睡的臉龐,竟捨不得移開半秒鐘,或許他是我心中最重要的寶貝吧!





時間也過得很快,一眨眼間,小凱已經結婚生子了,而我也已泛滿白髮。

雖然我始終認為他還是我心中的小凱,可是他也已為人父母了,這真讓我一時間內,不太能去適應。

父親節那天,他跟他老婆還有兒子都出去玩了,好像說是要去什麼三天兩夜的露營,讓我在心中想著,難道出去玩比老爸還重要嗎?

但其實我也不是那麼在乎這件事,只是心中多少希望我的兒子能偶爾關心一下他的老爸。

一個人坐在冷清的客廳裏,已經快十二點了,想想也差不多該去睡了,於是我關上電視慢步的走向我的房間,突然間,電話響了起來,我順勢將身旁電話接起:「喂!找誰?」

只聽見電話那端傳來我孫子的聲音:「爺爺!爸爸叫我跟你說…父親節快樂!還有…他說他不好意思當面跟你說,所以叫我幫他說:『爸!我愛你!』」

我聽到後感動得差點掉下眼淚,可是想到我那孫子竟然叫我爸,我就忍不住笑了出來,於是我笑著跟我孫子說:「你跟爸爸說,爺爺也很愛他!」

他聽到後,在電話那頭喊著:「爸爸!爺爺說他也很愛你喔!耶~爸爸!你怎麼哭了!爺爺!爸爸在哭耶!」

突然間,我終於也忍不住哭了出來,因為我已感受到小凱對我的愛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