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村婦集市賣豬回家途中,自覺錢款不對,因不識字,遂呼河對面一老伯過來看發票。

老伯:「這裡沒橋。」

村婦:「游過來。」

老伯:「衣服濕了。」

村婦:「脫掉。」

時值夏日,老伯便裸身泅渡而過,怕羞,故而雙手捂著下部。

風大,發票飄忽不定。難以看清。

村婦急:「來!我給你捂著那裡,你來拿著發票看。」

捂了不一會。

村婦歎道:「要是我家的小豬也長得這般快就好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