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過《孤星淚》、《悲慘世界》等不朽著作的法國文豪兩果,並沒有受過太多教育,他從十四歲開始寫詩、十五歲立志創作,到了二十一歲時,已成為家喻戶曉的名作家。

他的作品每本都暢銷,幾乎是早晨才剛剛上市,到了下午就被讀者搶光了。

相傳,他也是一個深暗沉默藝術的人。

嘔心瀝血寫出的《悲慘世界》,出版時雖然蒙受托爾斯泰公開讚揚,兩果還是相當掛心,便拍了一封電報到出版社,沒講任何話,內容只有一個:「?」

不久他便接到出版社的答覆,妙的是,電報上也只出現一個:「!」

「?」的意思是:這本書銷售情況如何?

「!」的意思是:賣得很好!

一來一往,彼此心照不宣,文字語言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多餘。

大學時代的一個仲夏夜晚,我與一群詩社朋友,在山谷的小溪畔觀賞星空,幾個人坐在屋中沏荼閒聊、幾個人倚靠在陽台欄杆上說悄悄話,螢火蟲像清冷的繁星,散步在溪畔的芒草叢間。

大夥的興緻很好,一直在溪畔待到凌晨;身旁的朋友突然沉默半晌,凝視我說:「謝謝你聽我嘮叨這麼久!我覺得你是一個很懂得聽人說話的人。」

「可是,我什麼也沒也沒做啊!」我納悶想著。

畢業之後,在社會工作越久接觸的人越複雜,願意傾聽你說話的人,卻越來越稀寥,哪怕是短短的三分鐘都好。

原來,人之所以孤獨,是找不到傾訴的對象。

換句話說,如果每個人每天挪出三到五分鐘,安靜耹聽他人傾吐,你與對方都不再孤獨,在這心靈交會的三到五分鐘裡面。

仔細聽啊!

沉默也是一種聲音,一種像夏夜流螢的清幽聲音,發出光芒,卻不會灼傷別人。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