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咖啡廳裡發生的故事,讓我非常難忘。

咖啡廳裡只有三個桌子有人在喝下午茶。

我,一個老太太,各盤據著一張小桌子,老太太背後的那張桌子,則有三個年輕女孩在聊天,其中一個女孩點起了煙。

我並不喜歡人家在密室空間內抽煙,但是,這個咖啡廳並沒有標明禁煙,所以我也就不說話了,心想:還好我沒坐在她們隔壁桌。

煙味隨著咖啡的氣味飄了一會兒,老太太轉過頭去說話了:「小姐,妳可不可以不要抽煙?」

我心中歡喜了一下,哈,有人說出我的心聲。

但接下來的發展,出乎我的意料。

年輕女孩默默熄掉了煙,但老太太卻像惡婆婆在罵童養媳似的,長篇大論了起來:「我最討厭女孩子抽煙了,抽煙的樣子很不雅觀,看起來也沒有教養,我們這個年代的好女孩是不抽煙的,只有妓女才抽煙!真的不知道妳們現在的女孩到底有沒有家教?女孩子抽煙,像什麼話!將來生的小孩都會變會畸形兒。」

她的聲音非常尖銳,帶著除草機剪理草坪的雜音,「除惡務盡」滔滔不絕地說著。

四周陷入一片尷尬的沈默。

我雖然不抽煙,但也覺得自己被潑婦罵街一起罵進去了。

這時我反而非常同情那三個被罵得無法招架的女孩,我想,我跟她們一樣,都像看到了大野狼的小紅帽,很想馬上就逃走。

我的心中忽然想起了一句曾經在書上看到、但一直沒有真正懂過的話:「如果遠離了親切,也就遠離了正直。」

忽然間,我明白了它的道理。

如果正直的令人害怕,那不叫正直,那叫殘酷。

記得「老殘遊記」裡頭,作者在走過一個嚴刑重罰的地方後,也說過發人深省的話,意思是:貪官可怕,但是如果清官變成了酷吏,那更是苛政猛於虎。

我們都常自以為正直,所以就「剛猛」了起來,用錯了方式表達成規勸,結果除了W加,別人的憎恨和畏懼之外,一點效果都沒有,人家反而會同情那個被嚇壞了的可憐蟲。

他罪不至於此啊!

你何必那麼嚴荷激動,一副要誅人家九族的樣子?

選舉就是一個好例子,以剛猛為正直,一攻訐起對手來頭頭是道,奇怪的是,辱罵對手的,卻常常輸給被罵得很慘的人;因為人人都看不過去,反而會投入同情票。

親情、愛情之間,何嘗不是如此,你希望他好,想要「矯枉」,但不能「過正」。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