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這樣一個人,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曾威脅我要去死,我讓她從車上跳下去死,但她怕摔下去疼。

曾有這樣一個人,總在問我又吃飯了今天吃什麼,而結果都是自己拿定主意想吃炒大米飯。

曾有這樣一個人,總在深夜陪我聊天,但聊著聊著都是我先睡著,然後她自己才睡。

曾有這樣一個人,跟我說當世界上只剩一頭豬跟一個人時,這個人跟這頭豬說,快去把自己烤了給我吃,而且我很堅信,人是我豬是你,哈哈。

曾有這樣一個人,在我感到孤獨時總給予我快樂,然後說寶,我不會讓你孤單的。

曾有這樣一個人,總在深夜裏偷偷著跟我打電話,聲音小的跟蚊子一樣哼哼,但,在我聽來那是最美的。

曾有這樣一個人,在大熱天躲在車裏跟我說悄悄話,然後熱的滿身大汗。

曾有這樣一個人,在過情人節的時候我平生第一次買了只玫瑰送給她,而她卻傻乎乎的回家種在了屋頂上。

曾有這樣一個人,明明不喜歡吃吃糖,可我每次逗她都說乖給你買糖吃。(我知道她肯定不會要滴,哈哈)

曾有這樣一個人,總愛在我親吻她時狠下心咬我一口,嘴唇上也總會留下很多她的痕跡,我會笑著說,看見沒,這是你佔我便宜的證據。

曾有這樣一個人,在深夜對我說,以後我想跟你結婚,然後我看了雖然沒說什麼,其實我早以感動的要死。

曾有這樣一個人,在我對她發小脾氣想抽她時,她像個孩子一樣說抽吧抽吧,其實,我哪舍得,呵呵。

曾有這樣一個人,會在冬季下雪了出去掃雪,然後總是摔一跤老老實實的回來。

曾有這樣一個人,在鬧別扭嚷著分手後,互不聯系,第二天挨於面子讓別人來講和,我做為男人嘛當然要主動了,哈。

曾有這樣一個人,對我說以後你都要對我這麼好,要給我發現你跟別人約會,我會抽你兩巴掌在踹你兩腳。

曾有這樣一個人,總讓我心疑,去試探你最後卻是那麼的怕你誤會,怕傷你,在面對你我什麼也藏不了。

曾有這樣一個人,讓我瘋狂的折磨自己,無法入睡,日以繼夜的思念你。

曾有這樣一個人,無聲無息讓我再無法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可知其實我什麼都不要,只是需要一個精神寄托,好象只要為自己的愛找一個存放的地方,心理就塌實了。

曾有這樣一個人,她說,小孩某年後額會長大,她不知道我在等著她長大。可是有天她長大了,卻不屬於我了。

曾有這樣一個人,讓我怎麼忍心說什麼,責問他什麼呢,今天或許她不再需要我了,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讓我擔心你,心疼你,放不下你。

曾有這樣一個人,既然決定要狠心對我,請別回頭那樣我知道你會不忍,又怎麼可以全心全意對別人呢。

曾有這樣一個人,想告訴你,你曾教過我的我不會忘,曾說過的我會記住,今天無法優雅的轉身是因為有淚藏不住,自信自愛才會有人愛,不論我承受多少,我一樣還是會有再愛人的心,也不要擔心我會好好的。

曾有這樣一個人,只想告訴你,你有你的原因我理解,如果將來某一天你對我說,你還愛我,我會告訴你其實我一直在等你。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