泫芷馨和昔楊相識的時候,正值荷香飄蕩的六月裡,這也許是緣分的原因,讓他們相約在了一起。

那時泫芷馨正和領導鬧矛盾,一時找不到傾訴的人,這便給了昔楊莫大的機會。

當泫芷馨含著淚兒坐在昔楊摩托車上,昔楊悄悄地停下了車,用他那只有力而溫暖的手,輕輕地抹去了泫芷馨眼角的那一行淚兒。

那一刻泫芷馨心底浮起的是一縷溫馨的感動,人都說喜歡寫詩的人,都比較容易動感情,也比較容易想不通。

泫芷馨不是那麼的很美麗,也不是那麼很睿智,更不是喜歡斤斤計較的小女人,但是每個人都是有弱點的,她最大的弱點就是太善良了,善良的每次遇到乞丐都會毫不猶豫的,從兜裡掏出零錢來給他們。

泫芷馨和昔楊剛正式交往時,昔楊對泫芷馨體貼入微,下雨後過小橋的時候,他都會伸手牽著她的手,慢慢的過去,吃葡萄的時候,也會將剝一半皮的給她,但是所有的往事再美好,也只能屬於過去了。

有時人們常常喜歡自欺欺人,總是喜歡把美好的記憶拿出來曬曬,用品味過去那一瞬間的美好,來填充或者代替現在的痛苦。

這是泫芷馨經常在辦公室裡說的一句話之一,有人聰明在表面上,糊塗在心裡,而泫芷馨糊塗在表面上,卻聰明在心間。

她知道什麼人對她只是敷衍,她知道什麼人在背後議論她的過去和現在,還有那一些不堪入耳的話語,但是這一些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她和昔楊之間的感情,重要的是她的小說和詩歌,什麼時候能夠拿到第一筆高一點的稿酬。

人的感情總會有冷卻的時候,泫芷馨靠在百葉窗前正想著時,浮現在她眼前的卻是,一個穿著十分講究的女士,還有另一個人,他便是昔楊,他穿著一身深藍色的西裝,筆直的身軀,手提著一個黑色的包包,正神采飛揚的與那個女士講著什麼。

當泫芷馨看到昔楊,在和那個女人比手畫腳的時候,她靜靜地離開了書房,拿了件薄外套悄悄地走出了家門,這個下午的長街特別的涼,黃昏的時候她一個人,漫無目的的逛著那一條條熟悉的街道,炊香的味道載著一股暖暖的滋味。

她一個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有幾片葉子悄悄地滑落的那一瞬間,她輕輕地抬起了頭,遙望著那一棵古老的老榕樹,有兩隻老麻雀領著幾隻小麻雀,在那棵樹的枝條上學著跳舞,那兩隻老麻雀不停地叫著,彷彿在述說著什麼,而那幾隻小麻雀卻瞪著圓圓的黑眼睛,靜靜地聆聽著。

看著看著天不知何時下起了雨來,泫芷馨披上了外套,走在了那條長長的幽徑上,這時的雨更大了,冰涼的雨滴順著打濕了的額髮流了下來,在雨中她輕聲的說著,曾經被人寵的像公主一樣的泫芷馨,現在為什麼變成了,一隻失落的醜小鴨。

在冰冷的雨中,有一輛黑色的轎車,從她的身旁緩緩的行過,熟悉的車牌號,傷痛的身影。

霎那間倔強的她,突然感覺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當她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了一張白色被褥的床上,床邊還有一臉滿是牽掛的昔楊,但是她知道他來的目的,並不是為了她,而是為了孩子。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