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秋天太過匆忙,還沒來的及體味,冬天便提著裙擺來了。

好像都不敢愛了,愛的深了,便會受傷,越注重一個人的細節,就越在乎他。

就像睡了一個盛夏的花朵,迫不及待在這個最後的季節裡醒來。

請不必訝異眼角的露珠,那是因為我還在為愛哭或笑。

你愛我嗎。

你是愛我的吧。

一起走過的林蔭道,彷彿還有當時你閃亮的眼睛,那裡面充滿著愛意和疼惜。

最初的承諾和牽手的溫暖都消失成了黑色天空,明白那一刻你決然的轉身。

你穿牛仔和黑色的線衣。我的心和眼淚一起淪陷,無窮無盡的黑色將我吞噬。

我就這樣孜孜不倦地走著自己的路,生命裡穿越一個又一個身影,最後總會剩下自己。

縱使故人依舊。

再偉大的愛戀也終究是抵不過時間。

那些毫無徵兆地出現在你的生命裡又從手指的縫隙中悄然溜走的人,帶你去看了從未出現的美麗風景,教會你勇敢,教會你愛,然而最後也只在紀念中踽踽地一直走,一直走。

長久的相守會使人產生厭倦。

有時念念不忘的,其實只是未曾得到的不甘心,只是擦肩而過的一個朦朧背影。

我其實不想與你相遇,我寧願盛放在荒野,無人問津,無論綻放還是凋零,都與旁人無關。

或歡喜或憂愁都成了自己世界裡唯一的守候。

突然一下子變冷,一直這麼缺乏溫暖。

骨子裡對它渴求及盼望,只要稍稍一下,也會極盡全力去享受。

如果能有一個溫暖的懷抱,那麼在冬天也不會找不到回家的路。

一直在深夜的寒風裡遊蕩,與那孤獨的靈魂一起祈求得到上帝的救贖。

蒼白的吶喊無力地只剩下寂寥,空虛從四面八方湧來。

想念你的時候,會連帶想起大肚山,會想起撕破的照片,會想起腳踝上無法抹去的舊傷。

也許我們需要明瞭,緣分的圈套只是個玩笑。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