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一輛早行的車輪輾碎了最後的夢鄉。

黎明,被老農牽進了牧場。

躺在暖洋洋裡,懶得打量窗外那微曦的晨曦。

就這樣,躺在幻覺中,任倦眼和清醒較量。

時光在猶豫中只剩下了半個彎彎月亮。

打開了窗,誰送來第一縷朝陽,有點清新,有點晨霧的迷茫,沒有看清窗台的花露是怎樣的一種晶瑩,便滾落成淡淡的難過。

那匆匆而去的不只僅是腳步踩碎的夢幻,還有一去而不復返的時光。

留不住春的花香,挽不住夏的崢嶸,那楓紅的記憶也是昨夜的彷徨。

冬季,只有冬季的雪花,飄灑著浪漫的淒涼。

這個早晨,被鳥兒唱飛了一夜的睡意。

屋外,一地的陽光,已經送走了昨夜和昨夜的夢鄉,連同那回憶的點點癡狂。

不堪回首,不願回首!

這是夢外,夢外有我真實的嚮往,把自己交給現實,哪怕是嚴冬的冰霜。

陽光,會包裹你暖意,花兒,會收集你芬芳,鳥兒,會陶醉你嘹亮,月光,願陪醉你清涼,即使你一片雪花,也可以欣賞你潔淨和童話般的風光。

因為,已經在痛苦中走過,眼淚曾經將我意志汪洋,時光將我拋到身後,空空的雙手,捧不住一片期待中的陽光。

淚已流盡,人已退場,不願回頭,看落花的感傷。

看前方,仍有風景樹青綠在路旁。

已清醒,縱使,千呼萬喚,縱使流淚成洋,該走的不會停留,該來的擋不住腳步的匆忙,就像,那逝去的時光。

春天不遠,冬天也不太冷,披著冬天的雪花,牽著時光的手,慢慢踱進憧憬著的春天裡。

看滿山遍野的葳蕤春景。

給自己一個踏青的好心情。

因為,時不待我得跟著時間跑,一直跑到老。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