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兩個有緣的人,在大千世界,茫茫人海,沒有擦肩而過了,彼此相遇了。

慢慢的交往,隨著日月穿梭,時間的推移,他們兩個各自在心中種下萌芽了一棵感情的種子。

可是有一天,這棵感情的種子,受到了狂風暴雨的襲擊,使的種子無法繼續生長。

那麼彼此相知的兩個無法再相交,那麼是一種無奈的悲哀。

人生真的是很無常,事事真的是很無奈,自己的生活方向更沒有辦法靠自己好好把握。

明明是兩棵心與心相交的種子,為什麼會斷了長生?

為什麼卻不能發展能成相依相伴的兩棵參天大樹呢?

難道這個社會真的是這麼的不公平?

它不阻擋別的一對又一對的有情人的發展,卻要禁止這對有緣人的相交?

我深深的在嘆息著,無奈,無助,無望的在呻吟著。

昂首望天,天空是那麼的昏暗,厚厚的雲彩自私的把太陽給躲藏了起來,獨自享用,卻不讓陽光照耀天下大地。

步入冬天的季節,本來就會讓人感受到有點刺骨冰涼,在沒有陽光的日子更讓人冷的透入骨髓。

一直討厭冬天的我,無法接受寒冷的不斷的來襲,讓我的臉上更新增了一絲又一絲的愁痕。

人家說:「酒逢知已千杯少,千金難買一知已。」

可見人生遇一知已是怎麼樣的可珍又可貴。

莫逆於心,遂為知已,兩個有情的人就是這樣各自打開心扉,用一顆真誠又真摯心去融納雙方的憂愁,煩惱,痛苦,無助,空虛,落寞的心聲。

可是如今,兩個兩知的情緣,就如同斷的線的風箏,想繼續飛翔卻無法再飛行。

只留下我一個空殼在那裏深深的懺悔自己沒有好好把握而造成的結果,我的淚水順著臉角一滴又一滴的落下,形成了一條潺潺而流的小溪,流入田園,滋潤了大地。

我的牽掛卻因為風箏的斷線,欲來欲濃,思念已經佔滿了整個腦海,心已經跟著遠去的風箏一同飄揚。

眼已經被一層層的淚水迷霧了,再也看不清那片不得已落下的枯葉,因為寒風一陣又一陣的掠過,把它吹的不知道何方才是真正屬於它的家。

如果說你是那棵楊柳,那我願意成為一片鬱鬱蔥蔥的森林裏 ,讓你在我的呵護下傲然挺立。

如果說你是一只翠鳥,那我就願意成為一片清海,讓你在我的海面上盡情嬉戲。

如果說你是一片白雲,那我願意成為一片天空,讓你在我的懷抱裏無拘無束。

如果說你是一支梅花,那我願意是那寒風凜冽的冬天,因為我想時時刻刻守侯在你的身邊。

不知道遠方的你,可否聽到我的心在呼喚,心在流淚,心在滴血。

其實如果說是真正相知的兩個人,就要好好的珍惜,把握,彼此的感情。

不能畏懼風浪,不能畏懼雷鳴,不能畏懼暴雨。

要勇於向走邁進,要勇於和困難做鬥爭。

不要讓悲哀迷失了進入的方向,不要讓痛苦留在心靈的深處,不要讓夢想埋沒了深深的海底,不要讓寂寞只能跟隨風跑動,不要讓無助只能用無言的文字來代替,不要讓淚水揮灑在不滅的記憶裏,不要讓感情只能在睡夢裏飄逸,不要讓青春獻給時間而無法復返,而留下深深的悔恨。

相知,不能相交,是一種悲哀,是一種無奈,更是一種悔恨。

但是我一直相信,事在人為,只要你真的想把相知,延續到今生今世,那麼其心可見日月,其志能斷金,定成讓相知的情感伴你走過一生的快樂。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