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夜色漸深,似乎我總是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明亮的燈光下,鏡中的臉像一朵疲憊的花。

在喧囂和好奇的眼光裏,我的心似乎縮成了一片小小的花瓣。

因為感覺內心的恐懼,恐懼自己會在寂靜中腐爛,一點一點的,從根部開始,潮濕頹廢的腐爛,該曬曬太陽了,只是似乎最近一直都是雨天。

不想見到任何對自己抱有好奇和期望的人,這種感覺讓我感覺太疲倦。

有時候,我需要的只是一些簡單的東西。

可怎麼覺得想要的生活非常簡單,追尋它的道路卻始終迂回翻覆。

也許我需要的只是一個朋友,沒有任何威脅感和危機感,沒有好奇和期待,只是彼此平靜安全的相處,一起做飯,一起逛街,一起聊天,雖然他是個男人。

也似乎我總是有殺傷力,對自己,對別人。

而唯一並且始終疑惑的,是幸福的涵義。

杜拉斯說,他作品中所有的女人,她們都會受到外部的侵襲,到處都被欲望穿過,弄得渾身都是傷。

所以,如果還有幸福的話,它總是和絕望緊密相連,同遺棄不可分離。

又似乎像很多人說的一樣,我只是一個需要照顧和陪伴的孩子。

所以,我也想等待有人會給我幸福,而我也知道那些等待著別人給幸福的人,往往過得都不怎麼幸福。

當平靜輕輕的淹沒期求,是不是只有心如死水,才會幸福?

又似乎虛擬的世界,給了靈魂自由的空間。

就這樣,我,像個夜遊的精靈,遊走在子夜的深邃中。

或許,路過的人,只不過是路過的風。

而,相愛的人,只會在疼痛中相互逃避。

我是你的命中過客,你是我生命的輪回,是不是一定要用離別的悲傷來換取我倆的回憶。

當然,不管過得好不好,即使過得不好,我也一樣在過下去,不管窗外的是陽光還是雨水。

所以,都不要為我擔心,我一直都是脆弱而又頑強的。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