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花落了十八個冬季,搖醒了十八年的夢。

不是說希望還在,而是季節已經開始絕望。

暗影,凝結的淺霜,冰封了還未出世的彼岸花。

然後,悄然殞落。

夜,總是來的無聲,去也匆匆。

卻是最完美的偽裝。

躲在夜的深處,在自己一個人編造著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謊言世界欺騙著眾生。

可笑的是,欺騙了別人,到最後還忍不住來欺騙自己。

一個字,慘;兩個字,悲哀。

深夜,暗處,一個人。

安靜的流淚,沒人看見。

所以,盡情釋放。

清風,從身邊繞過,不給人留下一絲一毫的幻想,也不帶走一種叫悲傷的東西。

因為,它只想做個自在的流浪旅者。

沒有誰能留住它,也沒有誰值得它停駐。

很遺憾,我不能自私的隨它遠行,四處漂泊。

因為,我還有家人,朋友。

年輪不停的轉動,落葉又紛飛了一個秋。

楓葉最是相思,讓我一遍又一遍的懷想從前。

卻發現記憶裡,蕩漾著全部的空洞。

炙熱的陽光,溫暖不了久遠年代遣留的冰封。

雨,潤不透乾涸了千年的黃土高原。

上帝,沒教會我什麼,而時間、卻讓我懂得了喜怒哀樂和所謂的寂寞。

天空下翱翔的是飛鳥,海底潛伏的是游魚,岩石圈上,卻是我破滅的夢在輕唱。

歡聲笑語,在安徒生童話裡可以找到,在這個寒冷的冬天,我什麼也沒覺察到。

走在幸福和痛苦的邊緣,很艱辛,是致命的折磨。流水無情,更別說永恆的存在。

看破紅塵紛擾的時間老者,面無表情的看著悲劇重複,看著多少夢殞落。

依然,飛娥撲火義無返顧。

也許,我會是對的。

因為,放棄眼前,並不是代表失去了以後的整個世界。

面對這灰白的現狀,反而,這會是一種釋放,是種解脫。

­前提條件,放得下過去。

而我,應該可以做到。

一個人活著,一生,是不是該有些許的時間屬於自己呢?

人是自私的動物,有自己所追求的。

誰都會有另一方面,別人意想不到的一面。

呵呵,不過決定權在自己,而別人,在根本上卻是乾涉不了的。

至於其它的,我不想過多的思考,因為,我這個人很懶。

雖然,我丟了人生中的第一個偉大的夢想。

但是我知道,我走過的只是我人生的一小段,還有一大段的路,等著我去走完。

願一切安好!

遠方,近處的朋友一切順利,快樂。

­無論,你們收不收得到我的祝福。

因為,未來還在。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