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懷著怎樣的心情敲下了你的名字。

恨?

愛?

呵……不知所云。

在這個地方的相識,怕本就是充滿了虛妄和困頓的吧。

你的目的?

失落?

排遣?

還是……

聰明的人,懂得抽身而退。

而我,偏偏是笨蛋一個。

飛蛾撲火。

嚥了淚傷了心枯葉滿地又能怎樣,莫不過枉自嗟歎而已。

你,還是你,遊戲風塵拂袖而去的你。

想必我就是那千萬中的一粒塵吧,沾上了,輕輕抹去,你依然能夠安然的捧一盞香茗,用你的筆,細細訴說對她人的無限繾綣,將你的心,描繪的如琉璃一般晶瑩透明!

不想再說欺騙。

是我自己,套上了這三尺白綾。

節節相扣,把自己逼得絕境。

也許該向你道謝。

你潑下的一潭冷水,映顯了我自己。

踏上了那葛嶺之巔,在四山皆晦之時瞭望到了旭日露臉,就以為自己已經懷抱了紅滿東天。

卻未料這霞光萬道是那樣的離奇變換不可捉摸!

哈……我還曾傲然地仰起頭訴說他人的萬劫不復,卻不知心門初啟之時早已把自己推到了這樣一個悲佞的結局!

我得謝謝你。

謝謝你化身銅鏡映現出我昏暗的自己;謝謝你化身利刃提醒我擇人再不可如此大意;謝謝你以退為進教會我在溫語綿言中高聳警惕!

永世銘記,這淺淺的愛,和深深的傷。

一襲水袖,一抹輕笑,一汪清眸,仍是輾轉於紛繁塵世。

只是碎落滿地的心,不知會有誰人來拾。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