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個路口,說再見,卻道再也不見。

塵世,秋風中。櫻花凋零,碎碎屑屑,散落了一地的繁華。

誰,獨訴清愁,戀半卷盈傷;誰,懷戀斂眸,贏半尺柔情。

愛情,已寄存了千年的記憶。

前世,等待了千年,今生,終換來了茫茫人海中你我的邂逅,熾烈的瞬間綻放後,卻化為了一抹灰燼!

舞盡了千年棧道塵煙,燃盡了的千年江南思念,也已償還了千年的忘川淚水。

於是,執劍,斬斷千屢留戀,葬下手中的這捧記憶灰燼,轉身離去。

一張宣紙,劃滿了傷痕,隨著愛情的流淌也漸漸的被淚水浸濕,一滴滴猩紅的血液滾落在這枯黃的信箋上,留下了片片血瓣,血,是那麼的醒目,那麼的悲傷。

愛情,在屋簷下畫下句點,注定也會在生命的輪迴中終結千年。

最終,只求得了你臨別時的苦笑。

笑,笑你我有緣無分;笑,笑你我注定相知後分離的宿命;笑,笑你我今世一如往昔的依舊冷漠;笑,笑你我思域千年卻終換來的只是一場曲終,人散,不見,再也不見!

秋風,吹亂了額前的頭髮,冬雪澆熄了心底僅剩了的溫存。

恍惚中,眼前浮現的還是那熟悉的身影。

看著自己孤單的背影才知道自己早已丟失了那朝思暮想的伊人。

既然一切都是一場錯誤,為何當初還是倔強的一路走來,難道自己在乎的只是那一池沉澱的記憶,但為什麼池中還灑滿了淚水。

秋夜,午時的鐘聲如常的敲響,也宣告了這場華麗遊戲的結束。

沒有多少回憶留予對方,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個路口,不經意時還會淡忘了彼此。

秋去東至,我倚欄相望,穿了秋水,竟是一襲長袖搖曳著似水流年的傳說,卻傾瀉了我一地的心事。

人生,如一個長途的旅行,朝花夕拾,走走停停。

遇見,也只是霎時的駐足罷了,如偶然相交的平行線,擦肩而過。

然後,彼此,越走越遠,從此,不會再出現交集。

清秋,常想風吟,一曲惆悵,奈何愛情阡陌,歎息心醉冷顏。

愛情,原如夢裡水鄉,卻似鏡花水月。

一場愛情的帷幕隨著那夕陽西下一併消失在夜色蒼穹中。

愛情,從旭日東昇到日落西山,也只不過是流年中的翩然一回首而已。

如果可以丟失回憶,我會選擇失憶,選擇,只是不願重拾那一生悲楚的短暫記憶,雖然曾經,曾經溫暖過一人寂寞的青春!

夕陽殘雪,映紅了那雙早已哭紅的雙眼,迷茫的瞳孔折射著淚珠的晶瑩,漸漸的,漸漸的,滑落的眼淚恣意的流淌,浸濕了那一直鐫刻著哀傷的臉龐。

我,瞥過臉龐,孤傲的仰望天空。

現在,終於可以不再羞澀的躲閃你雙眸的追逐,更不會讓你看見我的淚水濺濕你的裙角。

我不要別人看到我脆弱的一面,愛情,留給時間,我可以忘記曾經的心痛,可以忘記你給予我的一切以及最後的那冰冷的溫柔。

淚水中,凝愁的雙眸儘是一池的憂傷,漣漪粼粼;空氣中,依然還殘存著你那熟悉的清香;水面上,依然還蕩漾著你轉身時傾灑的那一滴淚水的傷痕,你離開了。

多少年之後,你是否還會去刻意尋找被遺忘在青春角落中的這一段生命的插曲,如果會,我好想知道,你片刻的思緒過後,留在你眼中的是深深的惋惜還是苦澀的傷楚?

我好想知道,那桃花是否依舊笑春風?

我好想知道,那記憶中的面容是否依舊柔情似水。

愛情,是誰為誰青杏煮酒,是誰為誰梅子雨冷,是誰為誰衣帶漸寬終不悔,是誰為誰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那麼又是誰為誰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

愛情來過,終將會逝去。

如果愛情不曾來過,如果我們不曾踏過那線,如果彼此不曾為愛傷過,愛情是否就不會枯萎,我們是否還會在下一個路口相見。

那時,你是否還認識過去的那個我,我是否還能認得現在的你?

冰冷的空氣隔絕了那夢囈般的思念,或許在那天台聆聽窗外落雨的聲音時,就知道了自己在輾轉睡夢中已陌生了這個城市。

從此,不會再有機會踏入這片熟悉的土壤。

人海中,我奮力的尋找自己那朝夕的背影,最後,一切皆是徒勞。

黯然的倚著柱梯滑落,抱膝蹲坐在陰冷的青巖上,緩緩的哭泣,淚水漸漸的迷糊了雙眼。

等到火車從遠處嘶鳴而來,起身,擦了擦留在臉龐的淚水,踏上了開往另一個陌生城市的列車。

愛情,經不過似水流年,逃不出此間少年。

當我們還在愛情中徘徊的時候,卻一直忽略了現實死神的來臨,我們躊躇的選擇了等待。

然後,愛情,猶如江邊的螢火蟲一般一點一點的從我們視線中消失,說好了再見,其實卻是再也不見!

雨一直下,不曾停息。窗外的愁緒一滴滴的堆滿了心間,淚欲滴垂。

曾經,我們彼此熟悉,但隨著那愛情的消亡卻漸漸的淪落為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走的很遠,我還在原地停留,默默的看著你一點一點的離開我的視線,直至從我的世界中消失,不留半寸戀影。

愛情中的諾言只是一種謊言,或許更應該是隱藏在華麗衣裳下的善意欺騙。

我相信愛情,但並不相信諾言。

世上沒有永恆的東西,就算有,也不會是愛情。

我會珍藏你一生一世,你是否會在心底容我沉睡一生?

一個人木訥的佇立在風雨中,眼前依然是喧囂的街頭,每個人都步履匆匆的從我的身邊走過,漸行漸遠。

沒有人去在意路中失魂的我,抬頭,看著雲卷雲舒,才明白了等待是一種孤獨的守候,而愛情,不會有永恆的等待。

所以,愛情來過以後,終將逝去。

習慣了用傷感祭奠已逝的苦澀青春,習慣了用笑容來偽裝自己。其實快樂早已不屬於自己,但又為何強顏歡笑,又為何總喜歡披著憂傷的袈裟招搖過市。

如今,我想這會是唯一的一次。

我笑自己,笑自己天真,笑自己無知,笑自己太傻,笑自己一無所有。淒楚的笑著,卻哭出了聲,或許,我注定騙不了自己的。

殘秋,每個午夜,從睡夢中驚醒,額前滲出冷冷的汗水,茫然的抱緊自己的身軀。

看著窗外,又下雨了,飄飄灑灑。花瓣隨風飄灑在窗台上,聽任淡淡的清香揪心的惆悵。

是否也在回憶那淡淡的雨夜,那盈盈的綠葉?

床邊風鈴的聲響,是你在呼喚我的名字嗎?

情深聚散終有時,我輸了,或許輸的只是幾數眼淚而已,真的以為明天起,春暖花開。

但終沒想到,愛情來了,卻還要逝去。

現在才明白時間可以淡忘回憶,卻永遠沖刷不了那抹銘記於心底痛徹心扉的痛。

現在才明白那並不是雲煙如風般的經歷,而早就夾雜著自己對回憶的憂傷懺悔。

如果一切只是幻覺,為何還會一往情深,如果一切只是一個夢境,醒來後又該如何重新睡去。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