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一個夕陽西下的黃昏裡茫然,獨自矗立於河畔,晚風徐徐飄過掀起河水的相思,天邊的那一抹即將要散去的霞沒有對我留下一句關於你愛情的話語。

在某一個夜夢裡驚醒,一輪彎月垂掛窗前的簾上,幽幽地不知訴說著哪一個人的悲傷。

是落花的無意?

還是流水的無情?

亦或是你、我沒都有認真地審視這一段屬於我們自己的情感,更沒有用心去為留住眼前美麗風景而好好地珍惜?

多少個仰望星空的夜晚,一個人悄悄地流淚,然而你卻依然隱在雲朵的後面;多少個為你喝醉的夜晚,一個人傻傻地叫喊著你的名字,然而你卻離得我好遠好遠;多少次為你的相思而無法安然入睡,一個人靜靜地默數著離去的日子;多少次為你的相思而一遍又一遍翻開相冊望著你的倩影,一個人癡癡地傻等。

你還是沒能夠在許諾下的時間地點裡出現,只留下一道孤寂清瘦的身影在風裡雨裡矗立。

時間是遺忘之神,希望的曙光在它的追逐下漫過了春,漫過了夏,漫過了思念裡的每一個季節。

花開了一遍又一遍,水流走了一波又一波,月亮爬上了一張又一張的簾子。

蝴蝶沒有來,風兒沒有來,你沒有來。

慢慢地,當天涯厭倦了守望,海角厭倦了等待,那些寫在心田上記憶被風化成了沙灘,一陣陣海水漫過堅守著的最後一道心坎,把所有的愛字洗刷,鹹鹹的味充斥著那發霉的心房。

當陽光從夢裡醒來,那些曾經被遺忘的鐵樹種子已然在昨夜裡悄悄地發芽長大開花。

海,枯在了海角。磐石,爛在了天涯。

會不會在一個夏的夜晚,漫天的星光揮灑著她柔柔的情,直直地穿過眼眸直射心房,甜甜的微笑把那冷卻的心暖暖地包裹。

僵死了的心便甦醒,沉睡緊閉的雙眼睜開來,撥開簾攏,一輪新的明月早早地驅走了黑夜的心,高高掛在雲彩上。

流水和著風兒的旋律重新奏響了那首深埋了千年的愛之曲。

一曲愛的呼喚,喚醒了茫然不知所措的心。

明月,海角,天涯。

豁然開朗。

再美麗的花兒終將會隨著春的離去而凋零殆盡,再美麗的夕陽也會在夜幕降下後於觀望的眼眸裡消失無影。

總是小心翼翼地想把一段美麗的風景獨自私藏在自己的心裡,但又往往不能留住她,就如為了尋覓風景而千辛萬苦地爬上山頂的懸崖,只為了與天際飄來的彩雲一道看山下的景色,殊不知卻把彩雲丟在了自己的手裡。

回首昨日的種種因由,就如花會開也會凋謝,月會圓會明也會暗會缺。就算是再美麗的風景也不會永恆常青,會慢慢地敗去或消失。

昨日懷裡的花不一定就還會開在今日裡的懷裡,今日懷裡的美麗也不一定就還是昨日懷裡的你。
  

敞開心扉,坦然正視眼前的一切,心便不再有失落和茫然,新的方向旅程裡,希望的夢想已然隨風起航。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