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記】

花開的時候最珍貴,花落了就枯萎;錯過了花期花怪誰,花需要人安慰。

春雨潺潺的夜,一個人守著寂靜的燈光,輕輕吟唱著《落花》,固守著一個人的思念。

風起,淚隨花落下,為愛畫下了一個起點就是終點的圈圈。





【蝶戀花,花戀蝶】

春雨迢迢,夜悄悄,思念如花飄搖。

孤燈獨坐雲水渺,山長水闊,愛如碧波濤。

薄霧清寒透簾紗,風捲殘香飛花。

一片身心千行淚,滿目盡酸楚,雲深渺無渡。





【小城夜疼痛伴落花】

是我不夠好,在不經意的邂逅裡闖進了你的世界,固執的揮揮手,讓愛意在山水相隔的角落看思念苦苦的漂泊。

是什麼讓我們相遇,又相愛?

是什麼讓自己的夢在午夜裡徘徊,看著花開,等待著的卻終究只是分開?

多少個有星星的夜晚,多少個風起雨落的日子,思念如小孩的淚水磅礡而來。

微笑著等待,電話裡傷懷又釋懷,一水相隔的距離終究將你我阻擋,將愛意拉扯成無奈。

看著你的身影在沈沈的夢裡轉身離開,伸出手,想要抓住你的衣角,表達我的愛,卻發現自己的雙手那般無力而蒼白。

淚光裡,你的微笑不再,撕心裂肺的疼痛提醒著你是我深沈而無力的愛。





【愛轉角,淚水滿懷】

你的離開,帶我走進了愛情與生活那片忘返的大海。

從此,自己的世界花香鳥語不再,詩情畫意不再;從此,回憶填滿胸懷,思念塗抹出單調灰暗的色彩。

遇見,相愛,輕易說出來;希冀,等待,糾纏又徘徊。

不變的思念訴說著淡淡的幽懷,心,在望穿秋水的期盼中存在。

愛與不愛,轉身離開,眼睛在迷惑與疼痛裡將心緊緊關閉於夢的盡頭,現實的窗外,空餘無從給予你幸福的我在暗夜的天帷下看淚水悄悄滑落下來,滴落在手心,疼痛著沒有前世沒有今生的愛。

遠離大學的虛空,走進社會的真實,漸漸發現了自己究竟有多麼失敗。

很愛很愛你,所以只有自己黯然的離開。

愛已枯萎,卻是我自己親手將它撕裂出我的心懷。

不清不楚,不明不白,愛情與生活這道高深而沒有答案的論述題,來不及好好論答,卻輕易給了你無以表露的傷害。





【紅塵路,渺無渡】

靜靜的走在曾牽起你的手一起徜徉的小道,那雨水沖刷而去的,深深淺淺的印跡猶然行於心際。

輕輕扯起一根柳條,嘴角不由自主的燃出往日幸福的微笑。

你揚起的嘴角,清純的微笑,時光與流水外牽扯著舊夢盤旋而輕佻。

好想告訴你,我愛你。

可每一次說想你時,心總會瘋狂的跳。

因為那份山水相隔的思念,更因無從給予你快樂幸福的愧赧與心虛。

有人說,時間是一劑漂白記憶的藥,再深的思念總會在時光的流轉中淡如夢裡的秋草。

然而時間於我卻是一副無解的毒藥,將心沈埋,讓心長滿雜亂的荒草。

你曾說要一輩子跟著我,煩著我,纏著我,讓我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那時總會在嘴角輕輕漾起幸福芬芳的微笑,儘管山水相隔,思念遙迢,然而心底卻也總會生出不為人知的苦惱。

我怕,怕自己給不了你幸福,讓你跟著我輾轉於夢與夢的邊緣,奔走於城市與城市的邊角。

也曾淡淡的和你說,辣椒,如果以後我養不起你,不能給你舒適就不要你了好不好?

你一貫靈動的微笑,讓人心疼得想把你緊緊擁進自己的懷抱。

然而,我告訴自己一定不可以,因為愛你,所以不能一味自私的以你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來博賭自己渾濁飄渺的明天。





【因為愛,所以離開】

發完那條短信的時候,沒有淚水,只是隨手扔下手機,跑下樓,買了煙和酒,在寂靜的角落讓濃重的煙味和厚重的酒氣將從不抽煙的我緊緊纏繞。

低下頭,淚水在煙霧裡淡然滑落。無力的疼痛,把心剖成兩瓣,而不死的心跳依然在矛盾而固執的爭執:

幸福,於我只是美麗的標籤。

撕去吧,真正的愛需要完整,在於付出,更在於給予。

愛情,在現實的碰撞中只是虛假的代名詞,沈埋吧,現實的土壤經不起虛妄的折疊。

擡頭望天,春雨纏綿,洗盡我前世今生最後最為珍貴的愛戀。

雨水從嘴角滑落,奏出變調的音符,詮釋著無力的青春,滴答著落寞的傷懷。

賞心樂事誰家院?

似這般良辰美景,都付於春水漣漣。

從此,滄海桑田,生命不再漣漪萬千。

因為愛,所以離開。

低下頭,我不想讓人看見,我流著淚的臉。

今生無力,戀你千年。

拾起流水浮起的飛花,滿目酸楚,輕輕輾轉,輕輕吟誦,出口,歌不成歌,調不成調,就這樣落寞著,傷感著。

燕草如碧絲,秦桑低綠枝。

當君懷歸日,是妾斷腸時。

春風不相識,何事入羅幃?





【寄你一身心,付我千行淚】

從入夏走過暮春,用山山水水外的思念為彼此畫了一個圓,從終點又回到了起點。

綿綿的思念,撕裂心肺的情緣如同行走在夢幻與清醒的邊緣,哀怨於真與實的交匯點。

伸出雙手,捧一殤雨水,借柔柔的微風,把開心的,纏綿的,痛苦的心事,折疊成午夜滑落的淚光。

從此,想你的夜晚,將苦痛停棲於熟悉而古老的歌謠,把沈沈的眷戀釀成寂靜裡獨特的星光;從此,再也無法和山水那頭的你將快樂與煩惱靜靜的訴說;從此,不再讓自己輾轉於午夜的深沈,在夜色捲裹大地的起始就緊緊的擁著被窩,在夢裡追逐著那個姑娘淺淺的笑窩。

(不要說愛,不要說留戀,淚光的背後,讓我靜靜的廝守著自己無力嬌虛的流年。)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