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消費的時代,是一個變幻莫測的世界,當感情也終於成了一種消費,愛情的神話瞬間土崩瓦解。

我們看到四處都是愛情遊戲的角逐,在這個遊戲裡,男人和女人花樣百出,各顯其能。

持久而穩固的愛情似乎淡出了人們的視野,大家都只是玩玩而已。

然而,感情真能玩得起嗎?

男人在變,女人也在變,沒有誰能夠做到一諾千金。

以前我們只知道四有新人,而現在「四不男人」、「四有女人」這些詞早已成了飲食男女的癥結。

「四不男人」:不承諾、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四有女人」:有人不嫁、有飯不吃、有錢不留、有家不回。

他們所追求的信條是:快樂至上,有需求而不羈絆。

看到「四不」男人,多數的人會問這還是真正的男人嗎?

有人也懷疑「四有」女人是不是有病?

讓我來告訴你吧,這太正常了,正常到讓你感到氣憤,以致你反而覺得不正常。

存在的不一定合理,但存在的都有其存在的理由。

也許女人的不嫁人、不留錢、不回家正是「四不」男人肆無忌憚的理由,而男人的不承諾、不負責也從而造就了「四有」女人。

這個世界從來都是因果相連、互為因果的,正如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矛盾從來都不是一方面的,矛盾雙方相比較而存在,相鬥爭而發展。

男人的不承諾讓女人沒有安全感,所以她們不會輕易嫁人,男人的不拒絕讓女人欲罷不能,明知沒有結果,卻依然心甘情願。

同樣,女人為了窈窕可以不吃飯,而窈窕美貌正是吸引男人眼球的資本,女人不想回家,是因為家裡冷清寂寞,而女人的不願回家不是正好給了男人以機會嗎?

女人不願留錢,因為她知道很多男人願意為她花錢,她懂得如何博得男人的歡心,而這些又導致了男人的不願負責,因為大家都知道這只不過是一種真真假假的遊戲。

這讓我想到張愛玲《傾城之戀》裡白流蘇和范柳原的愛情,一個是離過婚的女人,到香港待價而沽,一個是花花公子,兩人都不想認真。

於是他們進入了真真假假的男女遊戲,嘴上是美麗的甜言蜜語,雙方都在吸引、挑逗,無傷大體地攻守,到後來,當在戰爭中他們連生命都隨時被毀滅時,終於發現誰也離不開誰,「他不過是一個自私的男子,她不過是一個自私的女人,在這兵荒馬亂的時代,個人主義者是無處容身的,可是總有地方容得下一對平凡的夫妻。」

這雖然不是一個兵荒馬亂的時代,可也並不太平,每一個角落都有勾心鬥角,每一個時刻都會有突發事件,世界存在著太多不確定因素,誰也不會知道下一秒將發生什麼。

再加上物慾橫流和生活節奏之快,平穩而簡單的愛情早已失去了其生存的土壤,快餐文化催生的是逢場作戲的愛情,在不確定中只有快樂是確定的,於是大家都追求一時的快樂,拼婚租友已見怪不怪,這不是一個人的錯。

「四不」男人的帥氣與錢財讓女人垂涎,「四有」女人的嫵媚性感然男人銷魂,於是一拍即合,各有所需各有所取,等激情消退,便天涯陌路,各自開始尋求下一個新的目標。

不是「四不」男人不想負責,是他負責不起,現在的所謂愛情都太昂貴;不是「四不」男人不願主動,他一主動就甩不開纏上他的女人了;不是「四不」男人不願承諾,而是他知道他根本無法兌現,因為需要他承諾的女人實在太多;同樣,不是「四有」女人不想嫁人,只是她不願嫁給一個玩忽職守的人;不是「四有」女人不想回家,只因為家裡冷清寂寞她難耐內心的孤單。

這注定了大多數男女之間只能是一種曖昧的情人關係,雙方只是彼此不討厭而已,也許還會有點喜歡,但絕對談不上是愛,因為愛情,包含著性、理想和責任三個基本要素,現代都市的男女基本大都停留在性的關係上,此外也還有點共同理想的成分,但責任,實在太少。

生活在現代社會,大家都很累,所以都不想被羈絆,都不想再在所謂愛情上累上加累,愛情本來就是很玄的東西,用人傾其一生也搞不明白真愛是什麼,所以,何必呢,何必為了尋求真愛而兩敗俱傷、疲憊不堪呢?

基於這種心理,曖昧遊戲便玩的風風火火,這也便是「四不」男人和「四有」女人生存的土壤。要是某一天大家都真正快樂了,都不再那麼忙那麼累,這種遊戲自然就會消失在時代的塵埃中。

話雖這麼說,那是不是就要這樣放任「四不」和「四有」女人?

當然不是,婚姻需要責任,社會需要責任,所以這些帥氣多金的「四不」男人還是要收斂,不能仗著自己所具優勢而到處留情,那樣的結果是玩世不恭,就真失去了男人的本色。

而「四有」女人,也不能因為自己的姿色而招搖過市,如果讓這種誘惑發展到極致,就會走向墮落的深淵,當然這都不是我們期望的。

不管是「四不」男人,還是「四有」女人,最終都會回到慈父良人和賢妻良母的行列,別讓這種曖昧延續到下一代。

一時的曖昧是因為都還沒有遇到真正的那個他,在這樣一個眼花繚亂的世界,要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真是難。

但找到另一半之前,至少可以做到有情有義有你有我,而不是不痛不癢無所謂。

我們需要的不是相互抱怨和相互指責,而是冷靜的處理,做好自己,畢竟沒有人能真正玩轉感情。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