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們是江湖的,朋友是社會的。

江湖無輩,哥們可能滿目皆是;社會有序,朋友也許屈指可數。

所以古人說:「四海之內皆兄弟也。」

「兄弟」就是哥們,卻很少講「四海之內皆朋友也」。

有人確實說過「春風滿面皆朋友」,然而緊接著補正道「欲覓知音難上難」。

大概古人也覺得「朋友」這個稱謂,是不能隨便叫的。

一個滿世界哥們的人,可能真有幾個患難與共的哥們;一個滿世界朋友的人,大概沒有一個肝膽相照的朋友。





哥們是常常掛在嘴邊的那個人,大都近在咫尺;朋友是時時藏在心裡的那個人,很多遠在天涯。

哥們是和你一道打架的那個人,哪怕你毫無道理;朋友是在一旁勸架的那個人,哪怕你盡佔先機。

哥們是和你一道偷雞的那個人,哪怕他不吃一口;朋友是把雞還給失主的那個人,哪怕他背了黑鍋。

哥們是笑面佛,當你春風得意時,和你一道彈冠相慶;朋友是苦行僧,當你窮困潦倒時,和你一道舉杯澆愁。

哥們是孫悟空,神通廣大,變化多端,就想在花果山稱王稱霸;朋友是唐三藏,身無長物,信念堅定,就想去天竺國取來真經。

哥們是電視台裡的「戲說」,熱熱鬧鬧,卻脫不了媚俗的干係;朋友是主流媒體的新聞,平平淡淡,可報道基本屬實。

哥們是那件T恤,穿上去隨隨便便,放下來利利索索,不過那T恤不是富貴們穿的大品牌;朋友是那套西服,穿上去幹乾淨淨,脫下來整整齊齊,當然那西服不是民工們穿的清倉貨。

哥們是一壺烈酒,讓你興奮,讓你激動,讓你盡顯英雄本色,雖然有時也難免讓你丟人現眼;朋友是一杯清茶,讓你平和,讓你寧靜,讓你略知世道人心,雖然有時也難免讓你單調乏味。

儘管酒越喝情越濃,可隨著年齡的增長,酒量越來越小;儘管茶越喝味越淡,可因為健康的原因,茶癮越來越大。

由此不難理解,為什麼少年時代,座中多是哥們;到了中老年,身邊不過一二朋友。





作家說:「朋友是你的一面鏡子,看看周圍的朋友,就知道你是個什麼人;哥們也是你的一面鏡子,不過這鏡子可能落了灰,沾了泥或者變了形,看看周圍的哥們,不一定知道你是個什麼人。」

宋江受招安不久,自知大難將至,先毒死了李逵,以示關照之意,「那廝再不會闖禍了」——這是對哥們的註解;伯牙一曲《高山流水》,子期聽得如醉如癡。

子期一死,伯牙當即摔掉了瑤琴,以表悲痛之情,「世上還再有知音嗎」——這是對朋友的詮釋。

有人對「哥們」和「朋友」做了個拆字遊戲。

「哥」字兩個「可」,此也可,彼也可;「朋」字兩個「月」,清如月,明如月。





遇了事,哥們先想到的是個「義」字,這並不妨礙「義」的最深處是個「益」字;朋友先想到的是個「理」字,這也並不妨礙「理」的最深處是個「利」字。

出了錯,哥們問的是「怎麼擺平」,朋友問的是「怎麼改正」。

受了氣,哥們問的是「誰惹你了」,朋友問的是「惹他幹啥」。

犯了法,哥們說「藏我這兒保險」,朋友說「我陪你投案」。

栽了跟頭,哥們一邊為你填溝挖坎,一邊大罵老天不長眼;朋友一邊扶你起身站直,一邊提醒你走路要小心。

求著人,說一聲「哥們」,那意思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雖然很多時候是連邊都沾不著;說一聲「朋友」,那意思可以商量商量,雖然很多時候基本上是勝算在握。

利字在前,哥們說「現有的福現享上。」朋友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危字逼近,哥們說「光棍不吃眼前虧。」朋友說「大丈夫要有大擔當。」





對於你的長處,哥們會大張旗鼓地炫耀,卻從來不打算學習;對於你的缺點,朋友會毫不客氣地指出,卻總是默默地容忍。

對於你的意見,哥們會毫無保留地贊同,也許根本沒有考慮利弊;對於你的選擇,朋友會一點一滴地斟酌,但最終的結論是尊重。

和哥們聯繫最多的形容詞是「熱鬧」;和朋友聯繫最多的形容詞是「坦誠」。

和哥們在一起,經常唱的是「何不瀟灑走一回」;和朋友在一起,經常說的是「生活就是爬大山。」





江湖中不能沒哥們,社會上不能沒朋友。

關鍵是:講哥們的時候,別朝社會裡貼;講朋友的時候,別在江湖上闖。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