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酸的愛情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亞當和夏娃的時候,有幾天亞當夜不歸宿。

夏娃感到很傷心,她抱怨亞當說:「你一定在外面有別的女人了。」

於是在亞當睡著的時候,夏娃數數他的肋骨少了沒有。

女孩子吃醋的歷史,也許就是從這時開始的。

夏娃這樣的可愛,從此,所有的女孩子吃起醋來都是憨態可掬,迷迷糊糊,小氣而可愛的。

另一個故事也發生在很久以前。

一個婦人的丈夫納了妾,她便寫了一首詩給丈夫:

恭喜郎君又有她,儂今洗手不當家,開門諸事都交付,柴米油鹽醬與茶。

七件事情交付了六件,唯獨不提「醋」字,這是中國的女孩子,吃起醋來含蓄而睿智。

當然男孩子也會吃醋,並且喜歡付諸於行動。

我敢說,我們每個人,都品嚐過這酸酸的,愛情的味道。





甜蜜石榴

痞子蔡和輕舞飛揚見面的時候,兩人相約去了麥當勞喝大可樂吃大薯條。

記得看完了這一部分,我們在寢室裡討論兩個相愛的人吃什麼最浪漫。

「我希望每天吃他親手做的飯,做成什麼樣子都可以,這是最浪漫的事。」

我們笑她。因為這絕對是個幻想,因為這女孩的男朋友連米飯都做不熟。

可是他每次來看我都會給我買一個石榴。

我們坐在花園的長凳上一起吃。

石榴有最透明的粉紅色。

他說那像南國的紅豆,代表著相思。

我們你一粒我一粒,邊說邊吃,可以吃一個長長的下午。

我們都不說話。

想像中是一個灑滿陽光的午後,兩個人,一個石榴,好多顆甜甜的愛情,還有慢慢的分享。

甜蜜石榴,成了我記憶中最美的愛情味道。





苦咖啡

在80%的電影裡,只要有纏綿悱惻的愛情,就會有一幕的分離或是相遇發生在咖啡屋。

在90%的現代小說裡,只要是心事重重的女子,就會有一章獨坐在咖啡屋的角落,孤單單的攪動漸涼的愛情。

在100%的咖啡屋裡,安安靜靜聽著音樂的,都是有故事的人。

苦苦的味道最懷舊,最讓人割捨不下。

在這個世界上,憂傷和快樂沒有什麼特別的界限,回憶和現實卻有著刻骨的區別。

我們拋不開放不下忘不掉的一個人,一些過往,總是藏在了記憶最深處,卻又輕易的因為一句話,一首歌,一個背影而忽然清晰的浮上來,在記憶的湖水中飄起一個透明的泡沫,小小的,只有短暫的光亮,可那是它的一生。





鴛鴦火鍋

兩個相愛的人一定要去吃一頓火鍋。

火鍋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鴛鴦鍋。

一半辣,一半不辣。

一邊是你,一邊是他,我們圍著我們的愛情。

辣是這樣一種味道,只可意會,不能言傳。





如水愛情

不知道有沒有人相信,我們是哭過了笑過了等過了怨過了經過了,才開始真正的愛情。

無論我們有過怎樣的海誓山盟,無論我們經過怎樣的刻骨銘心,無論與我們相守一生的是不是那個我們曾經深愛過的人,真正的愛情,無非就是那淡淡的一句執子之手,與子攜老。

我希望我的愛情是這樣的:相濡以沫,舉案齊眉,平淡如水。

我在歲月中找到他,依靠他,將一生交付給他。

做他的妻子,他孩子的母親,為他做飯,洗衣服,縫一顆掉了的鈕扣。

然後,我們一起在時光中變老。

有一天他會離開我或是我會離開他去另一個世界裡修下一世的緣,到那時,我們還能對彼此說最樸素的一句「我願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