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世界如倦航的船,於時間的海岸,做短暫的停靠。

窗外,月光似乎更遠,也更冷些。

寒風,驚擾著如我一般難眠人的夢。

當《謝謝你讓我這麼愛你》幽婉哀傷的旋律被無意間點開,在清冷的空間裏,如清茶的霧嫋嫋升起。

我知道,自己又一次無法,於最深最寂寞的午夜,沈沈的睡去。

一遍一遍的,就帶出了絲絲的疼。

那仿佛來自於前世的呢喃低語,如一柄鋒利的刀,輕易的就割開了結痂在心靈深處的記憶。

誰曾在往事的風裏唱著經典的老歌?

誰曾在雨中的傘下守侯前世的約定?

誰曾在午夜知我聽著《謝謝你讓我這麼愛你》裏的心事?

誰曾讓我牽著手說著畫地為牢的永遠?

誰曾接近了幸福的邊緣,卻在痛苦的離別裏慢慢老去?

已經覺得自己很堅強了,已經覺得沒有什麼能讓自己輕易的卸去武裝而流淚了。

為什麼,在這樣溫婉的旋律裏,我依然如一棵脆弱的樹,風起時,一下子就沒了抵抗的能力。

看著葉子一片一片從記憶深處落下,只能慌張的撿拾,那些原該被遺忘的過往。

終於明白,無論怎麼努力,一顆心都無法從積澱已久的往事裏安靜的走開。

純凈如天籟之音的《謝謝你讓我這麼愛你》,擱淺了所有的不捨,沈澱了所有的傷痛。

糾纏著多少前世今生的愛戀,無奈著多少欲訴還休的深情。

第一次聽它的午夜,我竟有落淚的衝動。

因為我懂,你要的,是一份現實而單純的愛。

因為我懂,那是俗世紅塵無法承載的悲歡。

你終究給不了我,而我,也無法釋懷過往。

今夜,如此冷,我分明,聽出了寒冬的味道。

那時候,我們已經清晰地看到了幸福的模樣。

好像我們一生下來,就是為了找尋它,奔向它。

我們跋山涉水的從前世走到今生,就為赴那一場宿命的邂逅。

可是,奔向彼此的路太遠,太漫長。

太多的轉角,太多的迷惑,一再的恍惚我們的視線,擱淺我們的腳步。

等我們終於在現實中看清自己的情感時,卻痛苦的發現,一切,都太遲了!

就好象去趕生命裏唯一的那班通向幸福的船。

汽笛的鳴叫聲已經遠遠的響起,我們卻不是記錯了時間,就是走錯了方向,終於惶急著經過千山萬水的跋涉,接近了它時,船卻在我們抵達的一瞬緩緩離岸,駛向歲月的深海,不再回頭。

手裏兀自握著那張也許在前世就買好的船票,卻是再也沒有登上去的機會了。

一直覺得,如果我們渴望的幸福要承載太多人的眼淚,我們就失去了擁有的權利。

明明幸福早已來到眼前,近的幾乎觸手可及,可是,我們不能。

你說,如果不能,只有放手。

無論怎樣不捨,終於,還是要走向宿命的離別。

所有的語言都顯得蒼白,只有《謝謝你讓我這麼愛你》在我耳邊反覆著響起。

憂傷在心裏氾濫成了海,洶湧的淹沒了所有的相思。

我絕望,但是沒有流淚。

究竟上蒼給予我們的這場相遇,是最大的恩賜,還是最深重的痛?

在以後漫長的一生裏,我該以怎樣的方式面對你,面對那些曾經如煙火般絢麗卻短暫的生命華章。

我想,前世的你我,一定曾在人海駐足回眸,在那一低頭的溫柔裏迷失了自己。

也許因為前世我們太幸福,所以今生註定要承受分離的苦!

遇見,懂得,掙紮,放手。

是我們太理智嗎?

是我們太懦弱嗎?

還是幸福於我們,本就不曾真正的來過?

常常覺得,完美的幸福其實只是一瞬間的感覺。

因為完美就是極致,到了極致,如何還能找得到繼續的路?

有時候,我們寧願自己永遠在通向幸福的路上行走,這樣,心裏就永遠充滿了希望,也就不必去忍受,明明近在咫尺卻必須要將真愛放逐到天涯的痛苦。

最後,是我們默契著一起放手嗎?

還是就在遲疑猶豫的剎那,就這麼在人海中丟了彼此?

不是沒有權衡過,不是沒有徘徊過。

面對必須背負的責任,面對心底太多的不忍,我們必須承認,沒有選擇的勇氣!

當初那麼堅守的東西,卻原來也那麼容易放棄。

我們用了不知幾世等來的這一場相遇,卻註定要在短暫的相守之後,墜入離別恒久的黑暗中。

在那個時候,我們是清醒著的,因為清醒,所以更痛。

也許,這就是生活給予我們必須承受的,沒有任何懸念的結局。

我該用怎樣堅強而冷靜的文字來記錄生命裏的這一場無望的愛?

我該用怎樣的隱忍而戰栗的心來為曾經的愛唱一曲最淒美的輓歌?

幸福於我們,如水中的蓮。

我們可以遠遠的望見它清麗絕塵的模樣,可以隱隱的聞到風中傳來久遠的馨香。

很多時候,我們那麼接近了它,甚至觸摸到了它,只需輕輕探身,就能真實的握在手心。

可是,摘下了它,要擱置在哪呢?

喧囂浮華的紅塵,哪有它生長的凈土?

那麼乾淨的愛,如何避免凡塵世俗的侵擾和歲月風霜的腐蝕?

你說,我們只能選擇。

讓一顆心,一半在水深火熱的紅塵,一半在乾淨透明的蓮上。

在繁複的美麗與曲折的悲歡之後,只剩得,寂寞如水的夜裏,你的輕聲呼喚,柯以敏的低吟,和心底喃喃的和唱。

那麼,就讓我們做對方生命裏的背景音樂吧,我們存在,但決不妨礙彼此。

心冷了,還可以躲進熟悉的旋律取暖。

沒有一首曲子,可以如《謝謝你讓我這麼愛你》這般深刻的傷我!

佛說:「因為缺憾,所以完美;因為失去,所以永恒。」

古樸的音符,迷住了我,最後,又渡了我。

在夢裏,誰曾涉水而來,尋找前世今生的相約?

誰又終於走過,獨留一人,在漫長的一生裏陷入恒古的寂寞。

也許一切從未發生,終不過是一個久遠的關於幸福的夢。

只是那在夢裏流下的淚,卻悄然遺落進歲月的塵埃,熠熠的晶瑩著,於午夜的寂寞裏如此真實的傷我。

好想,沏一杯花瓣茶。

幾瓣紅色玫瑰,幾朵蘭色勿忘我,一小片淺黃的檸檬。

晶瑩剔透的花瓣在溫熱的水中慢慢盛開如初,再優雅的褪盡所有的繁華。

幾分清香,一點酸澀。

飲下去,是我曾經的幸福。

沒有人告訴我,在那些看似甜蜜的背面,從來都藏著隱隱的苦澀。

離幸福越近,離憂傷也就越近。

只有時間,如一個沈默的智者,冷靜而慈悲的注視著滾滾紅塵中渺小的我們。

再深刻的悲哀,也可以慢慢淡去,悠遠綿長如前世的愛戀,也終逃不過俗世的羈絆,漸漸沈入歲月的深海,安靜的等待下一個輪迴。

而下一個輪迴裏,你還是你,我還是我嗎?

《謝謝你讓我這麼愛你》還在幽幽的訴說。

往事如一幕黑白的老電影,在天籟般的旋律裏,遠了,近了;近了,遠了。

有誰聽見?

有誰懂得?

有誰守著午夜的寂寞,於萬丈紅塵的一隅,如我一般的沈淪,如我一般的頻頻轉回頭,望向那些曾經有過的心疼,漸行漸遠的歲月。





謝謝你讓我這麼愛你

再也不需要有人代替

謝謝你給我這段感情

讓我不知不覺發現自己

謝謝你讓我這麼愛你

讓我這一次愛的徹底

我想自私的擁有你

但是愛要祝福代替

幻想中的未來

怎麼忽然不在

該不該承擔

這失敗可不可以再愛你

用盡我所有的力氣

就算只有模糊的畫面

和黎明之前

也勝過永遠的思念

可不可以再愛你

我會用所有的勇氣

就算沒有一點退路只有付出

也勝過一個人迷路

卻還不清楚

親愛的,謝謝你讓我這麼愛你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