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煙稀少、沒有噪音干擾的某咖啡館內,昏黃的燈影閃爍,一群人團團圍坐,眼神盯著桌面不斷游移的畫牌,被占者心情七上八下,屏氣凝神終於喊停,緩緩地抽起關鍵性的一張,就像是和命運之神下一次賭注。

這景象並不陌生,自國中迷上塔羅牌後,周遭便有許多朋友、同學、同事想試驗塔羅牌的占卜魔力,絕大部分只是想考驗我的預測能力,踢館的當然也有,不過塔羅牌的第一法則和催眠一樣,那便是信者恆信,不信者不靈。

和許多小女生一樣,我喜歡算命、舉凡紫微、八字、星座、姓名等都涉獵過,然而定數的算命法,頂多只能解釋整個大環境、一個人的整體性格,但是有太多太多的日常問題是沒有辦法一一解答,例如:「老闆會加我的薪水嗎?就無法從雙魚座的事業運勢欄中找到答案。而且,你會懷疑,全世界有那麼多人和你同樣姓名、同樣星座,難道每個人的命運都只能被歸納成有限的十餘種嗎?不,至少我並不是這麼相信的。」

所以,當我了解塔羅牌的玩法後,便深深被那不定數的算法所迷住,無需在乎你的生辰八字、姓名年齡,像中國傳統的鳥占或是測字,只需專注被占者所提出的問題,占卜師再針對問題提出解答,不過比起文字來說,具詭異風格的畫牌更有魅力,更能回歸原始。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被冠上了「惡魔塔羅牌」的封號,一方面是因為被占者覺得我算得神準,另一方面,則是由於算出來的結果大多是不好的,即便是好的結果也不一定是表面上所想的那樣,可我不論好壞都是鐵口直斷的風格,所以漸漸地,敢來算命的都有了心裡準備。

算過這麼多人,大家最關心的話題只有兩個,不是事業就是愛情,而往往會來找我算的時候,就可以猜到八成是對方要準備離職跳槽,或是劈腿猶豫該選擇哪一個愛人。

記得去年七月,分別有兩個小男生來問我,會不會和女友復合?

會不會和女友結婚?

兩者算出來的答案是會,奇怪的是那時他們的表情絲毫沒有喜悅之情,一問之下,才知道兩人都各有新歡了,又放不下舊愛,果然去年年末,那對情侶復合了可是又分手了,而另一對則不聽警告,持續背著女友大玩偷情遊戲,結果仍待驗證中,不過我很懷疑在那樣的狀態下結婚,後續的生活又會是如何呢?

兩年前我剛進某家公司,有個會計知道我會算塔羅,把所有的同事趕出辦公室後,偷偷問我公司營運如何,會不會賺錢?

可想而知,惡魔的塔羅牌的回答自然是會虧錢,果然那年我們的年終獎金打折一半。

自那之後,公司的直屬主管還特定下令同事們,不可以問我現在執行的方案會不會成功的問題,免得影響士氣。

不過其他人依然不怕死的來問我:「腎結石會不會復發?減肥可不可以成功?暗戀者有誰?公司幾時會倒閉?可以活多久?會不會中大樂透?」

不用我說,你們也可以猜到惡魔的塔羅牌會算出什麼結果吧!

是塔羅牌背後的魔力嗎?

還是有什麼神秘可怕的詛咒嗎?

我倒覺得很多時候,都是被占者心裡有數,他們知道問題出在哪哩,儘管外表上看起來困惑。

而我所扮演的角色與其說是預言師,倒不如說是分析師還比較貼切,將占卜視為一種心理諮商,被占者敘述他們的苦處與困擾,期待能有人傾聽、給予意見,而占卜師則有顆澄靜的心靈去觀察事務,誠實地像面鏡子般把問題分析給被占者聽,答案自然像是毛線球一樣總會裡出線頭。

當然,一個人的個性不改變,命運自然不會改變,或者說命運就會照著你現在的思想走下去,反之,只要當思想不同,或是現在的大環境有所變化,命運自然也不一樣,諷刺的是,改變一個人的個性似乎比改變一個人的命運更困難許多。

很多人常問我,我會自己算命嗎?

我的回答是有,不過很少。

因為我相信很多事靠自己的力量就可以解決,既然不會遇到過不去的關卡,又何必去算呢!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