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會產生奇跡。一切精神的缺陷在一個美人身上不但不引起厭惡,反而會特別動人,惡習在她們身上也會顯得高雅。可是一旦人老珠黃,女人就得比男人聰明20倍才能引起別人的尊重,如果不能引起愛慕的話。」

說起男人眼中什麼樣的女人最有魅力,美是不可迴避的第一選擇。

美麗讓人動情動心,美可以創造奇跡。

美是天生的資源,可惜不是「可持續發展」的資源。

再美的女人如果只有美貌充其量也只能風光20~30年。

而女人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魅力何在?

它們蘊藏在女人內心深處。

那些令人起敬的高貴品質會讓所有的男人們、女人們崇敬。

它們不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衰減,乃至作古後也會被大家稱頌。

男人希望女人溫柔細膩,因為它是女人生理特點所決定的,是一種自然的風範。

男人當然喜歡有女人味的女人,至少內心要女人性化,而不是從內到外都不男不女的怪物。

有些女人大大咧咧不拘小節,抽煙喝酒粗話連篇,對感情的體驗與表達也非常粗糙:愛就愛個死去活來,不高興就鬧個天翻地覆;笑起來旁若無人,哭起來一塌糊塗。

這類女人並非沒人愛,只是敢愛她們的男人不多。

要知道粗放地對待生活的女人,生活也會馬虎地回報她們。

男人可以與她們打情罵俏,但最終不欣賞、不接納。

正如《還珠格格》電視劇中的小燕子和紫薇,前者在男人眼中只是個開心果,傻丫頭,後者才是他們心中有滋有味的女人。

大方的女人很有魅力,也很現代。

女人犯嗲、故做嬌羞確實能喚起男人的惻隱垂憐,可老這麼做就倒胃口了。

舊戲中的女性形象都是嬌嬌的,是因為那個時代的女人沒有社會地位、經濟地位,只能依附男人,所以發嗲就成了邀寵的重要手段。

既然女人是男人的附屬品,男人也就需要她們的奉承,喜歡看她們的種種小把戲。

而現在的女性完全沒必要承襲這種悲哀的陋習。

如果是閨房之樂,那另當別論。

在大庭廣眾之下過分作態有損自尊,也易令男人產生非分之想。

有品位的男人還是喜歡儀態萬芳,談吐高雅的女人,無論做同事、做朋友、做妻子當然是「帶得出去」的女人最可心。

男人喜歡有頭腦但不狷狂的女人。

男人希望女人不時閃出智慧的火花,但不願聽任她們的氣指頤使。

武則天、慈禧不能不說是很有頭腦的政治家,可她們卻很難得到現代男人的認同,歷史上也是貶多於褒。

為什麼?

那是因為男人們即怕她們手中的權力,更怕權力落入這等女人之手。

可談起聖女貞德、居里夫人、南丁格爾、林巧稚男人們的目光立即變得溫和起來,他們會非常慷慨地使用美好的詞句來歌頌她們,因為她們才是男人眼中陰陽和諧、剛柔並蓄的完美女性。

纏綿是東方女性特有的一種美,它出神入化,可圈可點,可謂「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優哉游哉,輾轉反側」。

相對那些隨隨便便表達性慾、對待性愛、對婚姻十分功利化的女人而言,一個正派的男人更嚮往纏綿悱惻,脈脈含情的感情。

哪怕在西風東漸的今天,男人們仍渴望著這份若即若離的感覺,它讓女人風情萬種,魅力無窮。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