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儂我儂」這首歌讓我感到一股很深、很暖的親情。

沒有外殼,沒有任何標籤,那是一卷舊到可以丟了的錄音帶,被遺忘在家中儲藏櫃的某個角落,奉命收拾雜物的我,在極為謹慎小心的性格驅使下,想想在丟之前,起碼要聽個一遍吧!

我將錄音帶輕輕放入收音機中,此時傳來的不是悠揚的樂曲,更不是通俗的流行歌謠,而是再熟悉不過的母親的聲音:「還有什麼想對爸爸講的呀?」

旁邊夾雜著幼童稚嫩的笑鬧聲,此時的我只有滿腦子的不解,仔細地聽下去,才發現其中稚嫩的幼童聲竟然是我的兄姊,聽著聽著,心中逐漸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當年父親遠赴新加坡攻讀博士學位,留下母親及兄姊在台灣,而我還尚未加入這個家庭。

「小麟已經學會叫人了,妙妙很會畫畫呢,你在那裡過得好嗎?我今天剛學了首歌,你聽聽看我唱得好不好?」





你儂我儂,忒煞情多,情多處,熱如火

滄海可枯,堅石可爛,此愛此情永遠不變





記憶中,母親是不曾唱歌的,她永遠以音抓不準為藉口拒絕任何獻唱的機會,可是這首「你儂我儂」不僅音準拍子穩,還帶了份很深的感情,聽得出來,她是下了很大的功夫!

正因為如此,從此我便愛上了這首歌,它讓我感到一股很深、很暖的親情,更是一種執著柔美的愛,很平凡,很樸實,卻又長久縈繞在心頭。





把一塊泥,捏一個你,留下笑容,使我常憶

再用一塊,塑一個我,長陪君旁,永伴君側





母親用她最真摯的一面表達出對父親的思念,也許就是這股力量,使得年少時經常赴外求學的父親得以順利地完成各項學位,思鄉之情也因為遠方母親的鼓勵和安慰而得到紓解。

或許是現實生活中太多繁瑣的事接踵而來,印象裡我不曾聽到父母對彼此有過任何一句甜言蜜語。

但每當有人唱起「你儂我儂」,瞧見父母親對望的微笑,我知道,他們是相愛的,不需要言語來證明,而只有在需要的時候,這份愛會化做一道銀白的絲線,將兩顆心緊緊地繫著。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