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不再想你,不再寫相關的文字,不回眸的時候,歲月成了什麼顏色?

是否猶如雨後的玻璃窗,映的往日,一樣的明淨?

漁火對視了月光,和著濤聲,搖曳,且歌且行。

人走來,又走遠,空靈的晃動,日子輕疊。

當我不再想你,不再心痛隱隱,不再說一些傻傻的話。

每當有夜露打濕視線,冰涼而晶瑩的時候,寂寞的可否只是站在窗前的人?

我卻真的忘了。

也忘記來臨自以為不能忘記的。

比如苦丁茶的香和冬雪的涼。

比如走在街的中央,那麼多的擦肩和交錯,落葉砸在腳邊,一樣的不以為然。

當我不再想你,時間流去多少年。

日子的容顏變了又變,卻不能打印成照片,掛在牆壁上。

如果眼睛是攝像機,而歲月的底片不甚曝光,伸展出來看,沒有誰的身影。

當我不再想你,不在糾纏裡疲憊,不在疲憊中固執。

不在自己的空間裡游離,再回去,那是走了好遠吧!

時間、空間、心靈、記憶。

還有想念。

還能有字詞可以代替這兩個簡單的字麼?

這是不屑的,不能夠掛在唇邊,無法展示,說出來給誰聽。

儘管留戀,哪怕纏綿。

誰能把經過悄然隱去。

不由的選擇,擦去還是捨不得。

沙粒還在,相識還是忽略,沙粒還在,波濤兀自。

這樣的固執,這樣的堅持,流去了,便無蹤跡。

只是不肯。

緘默是歲月裡最貼切的姿態。

不是早就懂了麼?

繁星漫天,夜是碧藍還是凝重,有誰仰了頭,在無邊的黑暗裡失重,星星可會墜落下來?

讓我不再想你。

不想你,不回眸,不疼痛,不相干。

這多年前說過的誓言。

簡單。

也簡單到艱難,艱難到最後,也終歸簡單。

往復只是規則,只是當初不懂。

若是重回,也不會懂,一如當初。

原來這是最自然的樣子。

當我不再想你,不把一切都與你相連,不再目睹杯子裡的水一次次的涼卻,不會再微笑到途中停住,會有欣喜觸摸麼?

原來早就遠了,意識裡晚了光年。

遠了,另端的想念卻在悄然間漫開,像靜夜裡花開的聲音,彷彿遙遠的蘇格蘭風笛。

輕盈、美麗、專注。

佔據了,也是悄然。

當我不再想你。

我的想念總是滿溢,那溢出的你,飄向了哪裡。

真想在你身邊,哪怕只是片刻,感受那份寧靜。

當我不再想你,我的生命早已乾涸。

當我不再想你——而我,又怎能忘記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