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是有著深黑色的底片拼湊的畫面,殘破不堪且無序。

它劃過生命的軌跡,留有痛的記憶。





思念

望著幽藍的天空,心裡有說不出的茫然,忘了有多久,不曾望他了。

不知道站在雲端的他,會不會被風灌滿雙眼而淚流滿面。

不知道那些被櫻花埋葬的陽光,會不會斷枝殘葉似的殘存在他的記憶裡。

教室裡數學老師沉厚的聲音在分解著三角函數,而我的筆端劃下了淚水浸泡過的孤獨與無助!

相識八年了,相別五年了。

他是孤單抑或是滿心歡喜的覓尋到另一個同樣孤獨無助的女子,笑談風雲,彈指瞬間,望世事千流萬轉,滄海桑田,只有我一人,孤單的回頭看。

風無力的吹起過往,曾經的碎片拼湊的卻仍是斷章殘頁:籃球架下汗水浸濕的背影;妖冶晚霞中灌滿淚水的身影,陽光下溢滿暖暖陽光味道的微笑。

楓無力的打散了這記憶,這曾經,這過往。

淚水無聲的落下,劃過生命的軌跡!





絕望

所有關心我的人,用理所應當的語氣說著理所應當的理由,讓我深深的愧疚於自己的行為是罪惡的化身。

我是撒旦扔到了人間的魔杖,辜負了所有人的期望,背叛了所有人的付出。

只是,誰知?

誰明我心?

我只是相解除禁錮,我只是想放任夢想去追風逐月,淚流滿面抑或是遍體鱗傷也無何不可。

我嚮往墜崖時那空盈且自在的感覺,卻不為身後昔日所信任的雙手而絕望。

他無情的冰眸在譏諷我的幼稚,信任的碎片被風打散在我生命遺失的周圍。

這是否就是生命的軌跡?

我本不應存留於這個世界?

我喜歡在唯美的文字裡纏綿過往,卻在現實的世界裡墮落悲傷。

是不堪的?

是理所當然的?

是無可厚非的。

我,是不該存在的!





死亡

在很長的一段日子裡,我不停地思索死亡的真正含義。

也許,我只能適生於黑暗的堅冰中。

那是沒有陽光的日子,有的也只是孤寂的魂魄在大朵大朵的黑雲之上,迎風而立的低聲吟唱。

與許昨日或是明天,抑或原本就是,我也只是一縷孤寂的魂魄。

在這個堅冰堆砌的世界,死亡並沒有張牙舞爪的吞噬者所有,而是以一種異乎尋常的平和心態審視著,那些原本孤寂的魂魄就此成長,在這裡緩慢且有序的拔節。

也許,死亡並非是充滿恐懼的墳墓。

它是解脫和勇氣的凝聚。

它不再肆意蔓延,而是在這個堅冰的世界存在著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





繼續

阿爾卑斯山頂峰終年不化的皚皚白雪,仍在以近似完美的弧度飛揚,我也以理所應當的理由繼續的苟且偷生。

它的存在證明了生命的軌跡。

生命軌跡中陽光與黑暗的交織,悲傷與喜悅的融合,生與死的纏綿。

我的生命沿著這個不為人知的軌跡無限蔓延,氾濫。





後記

生命的軌跡劃過了春天,浸過了夏天,穿過了秋天,走過了冬天。

在一個溢滿暖暖微笑的時節裡,緩慢而健康的季節。

一瞬一季,一季一年。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