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黑,夜靜靜;風輕輕,雨冰冰。

冷冷的風劃過冰冷的窗,漫天的雨飄過漆黑的天,靜默的夜懸掛在無盡的蒼穹之中。

我撫摩著冰涼的玻璃窗,上面倒影出一個孤單的身影。

有雨無語想起她那傷神的眼睛在孤獨的望著遠方,思念著她深愛的那個人。

情,為誰如此多情;情愛世界究竟誰是誰非;誰,為誰痛徹心扉;誰的思念渲染著這雨夜;夜,為誰自甘寂寞;夜夜無眠思念直到天亮。

天涯咫尺,咫尺天涯,追尋愛的的腳步又有幾分徨彷,又有幾個人能擔當得起。

因為愛著一個男人,肯為他收拾所有心情,關閉所有視聽,專注與他一人。

這男人,可肯如你一般關注?

找一個借口爭執,暴怒著走開,看你哭成一團,也不再回頭。

他怎麼捨得你柔腸寸斷,不是因為你做錯了太多,只是因為,他不愛,最起碼我這麼認為。

不愛你,捨得你經歷所有苦難。

不愛你,捨得你看亮所有天空。

不愛你,捨得你所有心情歷經水火。

愛情是一場戰役。

所有爭戰,贏家永遠是那個沒有感情的戰士。

宛若兩個人的決鬥,能活下來的從來不是武功蓋世的那個。

而一直是,肯揮劍相向的那個。

只是,不到呼出最後一口空氣,我們永遠不肯承認。

那個殺了自己所有信念的人,就是對面那個,那個深深愛著的人。

電話撥到手疼那邊到最後還是一陣死寂,向他求情認錯想彌補愛情的補丁他也不接受,兩次的分手經歷也許真的刺傷了他,但是如果他深愛你就不會這樣對你,他這樣忍心看你焦灼,他就是個SB!

不愛你,捨得你經歷所有苦難。

不愛你,捨得你看亮所有天空。

不愛你,捨得你所有心情。

輕描談寫一個想念隨口而出,你還傻傻的笑好幾天。

所有的游離都有借口,所有的爭執終是你理屈詞窮,你愛他,已經先輸了一局。

他若愛你,怎麼肯讓你顛沛流離。

怎能讓你面對一場傷心與絕的愛情,他若愛你,怎能看你輾轉反側?

怎能看你淚如雨下?

他不愛你,他捨得。

捨得你焚心似火,是因為他的心中沒有水火。

你糾纏他閃避,無非是因為不愛!

香煙愛上火柴,就注定被傷害。

葉子的離開是因為風的追求?

還是樹的不挽留?

老鼠對貓說:「我愛你。」

貓說:「你走開。」

老鼠流了一滴淚走開了,誰也沒看見老鼠走後,貓也流了一滴淚。

其實有一種愛叫做放棄。

朋友不要在為這樣的人而流淚傷心,他既然不懂得愛情和珍惜就叫他後悔去吧!

閉目,眼淚滑落入嘴角。

鹹鹹的苦澀那是失敗也是成長的感受,抬手,拿起潔白的紙巾,擦試滑過的淚痕,手指,敲下這痛的記憶;把他藏在心裡的最地層,讓它成為你的一個回憶,什麼的一切一切都不要想,好好的面對自己面對生活。

我們這些朋友就是一個個小小的太陽會暖暖的圍在你身邊,不會讓你感到孤獨和寂寞,無論什麼時候。

寫給我好朋友希望她快點快樂起來。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