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東西,忘不掉,那麼就殘存著吧,總是這樣安慰自己,告訴自己說,順其自然,只是忘了一些東西順其自然只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日漸沉澱,越來越厚地保留下來。

有人問,你知道愛的反面是什麼嗎?

自己很安靜地回答,起碼不是恨。

應該是這樣的,愛一個人愛到深處,又怎麼會狠心去恨他呢?

嘴上說恨只是來平息自己的不甘心與落寞罷了!

只想去遺忘一個人。

一個給了過程卻欠缺結局的人。

一直以為,記憶深處的痛,早已被深深地埋葬。

然而,當炎日襲來,偽裝層層退化的傷痛,從凍結的昏沉入睡中醒來,重新滴血,潰爛,那搖曳的溫度,一口一口,撕拽著歷史,在季節中賣弄著回憶。

或許,他早已遺忘了。

一個人,走在洶湧的街頭,把自己心底的悲傷壓縮得密不透風,總是一副不動聲色,忘卻冷漠的樣子。

微微的疼痛漲潮般淹沒了種種無力的掙扎,有些地方,就這麼殘酷的清晰了,開始明瞭,脫去溫柔,沒有愛情,那麼固執地扯著衣角,絞痛手指,緊咬下唇,擋不住的仍然是過氣的思念,行走只能用一貫的方式,傷痕卻常常千姿百態。

淺笑著對自己說,也許,這輩子也只能如此了,錯過了要如何回頭才覺得眼淚都會是一種幸福呢?

某些東西,始終擺脫不掉。

比如,寂寞。

寂寞是殺死人的毒藥。

比如,思念。

思念是靈魂的斷橋。

想去對所有人微笑,只是,一種東西,在內心深處無論再怎樣苦苦練習,始終是一種不長久的虛偽。

在自己的牢籠中,舔舐心中的傷。

也許,愛情本身就是一場空靈的戰爭,沒有流血就已犧牲。

血淋淋的感覺,彷彿粘上愛情就如上了案板的「魚」,窮翻騰幾下,仍躲不掉剃骨抽心的輪迴。

閉上眼睛,出現在腦海中的是曾經那迷離的眼神,以及凡俗的冷暖,眼淚以外的絕望,絕望之時的那句「對不起」。

只是,當初,是否真的有一種溫暖存在過生命中?

面對朋友,努力的用快樂的語氣說話,只是想告訴朋友說,我現在過的很好,不要擔心,真的很好,雖然有時會有那一點點寂寞,但只是一點點一點點罷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