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依然很冷,手指再鍵盤上僵硬的敲打著,抬頭看看,卻不知搭計程車什麼內容。

我把音樂聲音開到最大,讓我沉浸在這傷感的音樂之中,拋卻一切外界的干擾,此刻,只屬於我一個人。

還曾想起,站在樓頂向遠處眺望時的心情,那顆激動不已的心,似乎要飛起來了,整個城市,盡收眼底,來來往往的人與車,我似乎我卻我也是其中的一員了。

還曾想起,站在海邊,凝望著大海,卻看不到盡頭,望著撲面而來的海浪,我卻沒有閃開,因為我想讓它把我的煩惱帶到這寬闊的大海中。

只是我……

還曾想起,在那美麗的山林之中,享受大自然帶來的無限喜悅,感受著孔老先生的「一覽眾山小」,山頂之上,放眼望去,仿佛自己就是這個世界最高的人,心胸變得好開闊啊,青山、綠水,微風劃過我的臉龐,是那麼的溫柔,登山程序中,一對白髮蒼蒼的老夫妻還能執子之手,與子爬上,自己的心,一陣的酸痛。

還曾想起,傍晚某個城市的邊緣,坐在河邊的木椅上,欣賞著河水中倒映的五顏六色的霓虹燈。

還曾想起,陌生的城市裏,看那一對對的新人在那幸福的拍婚紗照,並深情的熱吻,而我,只是靜靜的躺在一個不知名的草地裏仰望天空。

還曾想起,還曾想起,還曾想起我生活過的每一天。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