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們還是會消失,在時間的某一個交叉裏

然後在那裏重生,然後在消失在某一個交叉裏

落雪的時候我很開心,大片的雪花砸在腦袋上,那麼大,可就是砸不疼

突然感懷從來沒有成型的旅途,從這個車站到那個車站的循環往復

這個時候,我的世界,不過是這三千二百米

最終,眼前的濃霧還是擰成了水,砸在粗糙的路面上,砸在心頭的一角

於是啊,突然明白,即使我不快樂,也還是會這樣消失

即使我快樂,我的世界也不會對我多作挽留

曾經想著,什麼時候才能平靜的面對生活,抹去少年的無畏,青年的張狂

然後穿上親自編制的軟金甲,刀槍不入,油鹽不浸,練成皮槽肉厚沒心沒肺神功

待功成之日,我便是一個真正的人,馳騁沙場

如今我練成了皮槽肉厚沒心沒肺神功,如今我刀槍不入,油鹽不浸

我可以淡淡的看著四季冷暖,可以搖著羽扇說了風涼的笑話

可以在大悲大喜之後偷嚼別人的閒事,可以用悲憫的目光看曾經的我

只是我還沒修煉成人,世界已經坍塌了一角,變的不在完美

什麼東西被埋葬,什麼事情被忘卻

在時間的某個交叉裏,終於還是消失了,我的過去

我成不了仙,為了那些淺顯的欲望,我修不成魔,為了那坍塌的一角

我始終成不了人,因為我不在是人

行屍走肉,然後消融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