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時,她還是一個柳眉如煙的女子。

她驕傲,明媚,還有些附庸風雅的小資。

追求她的男人 很多,她卻一個也沒看上,直到遇見他的那一刻,她才知道了什麼叫做驚鴻一瞥,什麼叫做電光火石。

她愛的很卑微,愛的很辛苦。

因為,她看上的那個男人是個有婦之夫。

他有家庭,有孩子,辦公桌的玻璃下面,就綻放著五歲女兒甜甜的如花笑魘。

那個男人對她雖然有著些許好感,但終究不敢有太多的表示。

因為,他明白,她是那種為了愛可以奮不顧身的女子,任何一種淡然的回應,都足以燃燒起她的萬丈熱情。

他愈是躲避,她卻愈是上心,滿腦滿心都是那個男人的一舉一動。

她經常傻傻的想,多情的她與他才該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她如能今生和他在一起,一定要與他郎情妾意,舉案齊眉。

相思的滋味很苦,卻被她虛幻的充滿詩意。

她想,這樣的愛情才千回百轉,纏綿悱惻,像極了那種瓊瑤筆下的愛情故事,是那般的哀艷淒婉,驚心動魄。

一個禮拜天的午後,為情所困的她正在家裏百無聊懶的看著一出肥皂劇。

突然之間電話響了,那個爛熟於心的號碼在手機螢幕上一閃一閃的跳動。

那個男人告訴她,他正在一家茶樓和朋友在一起打牌,讓她趕快打扮一下過來。

因為,他的幾位好朋友都想見見她,一睹她的無限風採。

放下電話後,她沒有多想,就急忙手忙腳亂的更衣打扮,歡喜不禁的把自己妝扮的高雅靚麗。

然後,她就來到了他說的那家茶樓。

推開門後,才發現他朋友看她的目光,禮貌寒暄背後都是那麼的意味深長。

那一個下午,她如坐針氈,心情說不出的尷尬與失落。

甚至還感到了一種穿透了骨髓的恥辱與悲涼。

在他們漫不經心的話語中,她明白了此刻她自己的真實身份,她不過是那個男人用來擡高自己身價的一枚棋子,一個來烘托他虛榮魅力的美麗的讓人輕視的道具。

原來,男人的天性就是喜歡高談闊論再加上適度吹噓,而談論女人也一直就是男人私密圈子聚會時心照不宣的秘密。

所以,那天,當他們幾個男人聚在一起,話題從老婆過渡到紅顏知己與情人時,他適時地擡出了她,擡出了這個一直傻傻的癡癡的愛著他的女人。

他的用意很明確,意思無非就是他本人非但家有嬌妻賢惠溫存,外邊還有像她這樣美麗漂亮,有學歷,又有才情的女人眷戀不捨,心甘情願,不求任何回報的當他情感上的奴役。

那天,明白這一幕後,失魂落魄的她決然而去,含悲帶怒收藏起自己心中的傷。

以後,再也沒有與他有過任何聯繫。

只是,滾滾紅塵中還有多少像她這樣的傻女人,樂此不疲的沈浸在這種沒有一點價值的婚外情感中,自虐般甘願與老男人有著諸多的糾纏呢?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