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幾何時,門前的花兒已逝去;葉片早已離開樹枝,隨風飄飄。

記憶中,四處沒有水,沒有草,絲毫沒有生命的跡象。

看著天邊的夕陽漸漸西沈,我只能舉著昏沈沈的頭,走在鄉間的小路上。

今晚的夜空異常黑暗。

寂寞佔據著每個角落,四周死一般的沈寂。

而月亮,為濃密烏雲所籠罩,揮之不去,縈之不散。

似殘月,發出氾黃的亮光。

就這亮光,在茫茫天際中,凝聚著愚昧對文明的向往,記錄著黑暗對光明的夢幻。

似指明燈,照亮著前方不明的路;又似一把火把,給膽怯者以勇敢,給懦弱者以無畏。

終於,月亮擺脫了黑暗的重圍,射出久違的光芒。

月光柔和,如水一般,傾潟於大地,輕輕地,流淌著。

我已溶入於水,向前流著,向著前方流去。

前方,出現了岔流。

於是乎,面臨著選擇。

是流進支流,去尋找捷徑;還是繼續前進,漸漸接受著黑暗的洗禮。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水流旋了個渦,像胖子回頭時扭那一下屁股那樣瀟灑,接著,就一直想著支流前進。

後面的,也有跟隨著去的。

為何要離開?

為何?

我不懂,也不想弄懂。

我只堅信,在那不遠處,有著世外桃源般的勝地,有著鳥語花香的歸宿,更有著五彩繽紛、萬紫千紅的境地?

如酒般,愈久愈淳。

水流經長久之沈澱,歲月之迷戀,終歸有一天,有如海潮般排山倒海,有如李太白之「似天上來」之氣勢雄渾!

滾滾向前,浩浩蕩蕩!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