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是心靈的磨礪。

心靈在忍受寂寞時變得愈發成熟。

時常寂寞難耐,心靈便有了想去傾訴的衝動。

或是訴諸文字,或是訴諸旁人。

寄寓於文字時,將心靈一點一點記錄下來,裏面不可避免地會摻雜了記憶。

模糊,離散,卻又深刻。

寄寓於旁人,或直白,或調侃,歸根結底是一種發洩,面對另一個心靈的發洩。

發洩的時候,同有傾訴渴望的陌生的旁人最佳。

互不幹擾,互訴愁苦,排解寂寞,常有暢快之感。

如若能夠突破陌生的界線,那麼彼此很可能成為值得依賴的朋友。

很遺憾,這樣的機會少之又少。

相比之下,熟悉的旁人為差。

時常想說,卻不知從何說起,不知如何傾訴。

更差時,人家不見得樂意傾聽,你非要說就顯得無趣,而且搞不好把煩悶傳染給人家,偏離了原來的目的。

不過好友除外,好友是一個包容的存在,無論何時,總會接受你寂寞的心靈。

只是,好友難求,而且往往並不忍心去叨擾。

從來不缺少分享歡樂的人,但是能夠分擔憂愁的人卻很少。

歡樂往往難以深刻,於是容易拿出來分享,笑過即忘記。

寂寞卻是一種煎熬,常常融入心靈的深刻。

在未遇見合適的人之前,那其中積蓄的情感與能量太難被催發出來。

於是習慣了沈默,習慣了冷淡。

缺乏心靈的共通點,你不值得我去傾訴。

文字是一種寄託,寄託了心靈,更寄託一種渴望——渴望找到相知的人。

有人看你的文字是一種幸運,而有人能看懂則是一種幸福。

幸運時常有,幸福卻難得。

也許,在現在這樣的條件下,幸福只是一種奢望。

於是學會自我安慰,學會自我陶醉。

熱情終將退變為冷淡,心靈也注定孤獨地徘徊——追尋遙遠的故鄉,追尋不可知的希望。

其實無需在意,畢竟我們只是路人——相遇,然後相忘。

不需要再見,因為只是路過而已。

遺忘就是我們給彼此,最好的紀念。

時常會困惑,困惑時就會去尋找答案。

於是學會看書,從書中探尋所需。

有時候並不如願,可是卻總能有其他的收獲。

有時候心靈與文字共鳴,發現困惑是共通的,區別只是你覺察出來與否。

人時常忙於瑣事,而忘記去感知周圍的存在。

美好瞬間即逝,也許會有再次遇見的感覺,其實那已是其他的存在。

此一刻與彼一刻,終究是全然不同的概念。

逝去的不會重現,重現的只是人對自己的安慰,以及不願打碎的幻覺罷了。

生命是一個寂寞的旅程,能夠陪伴自己的只有自己,而瞭解自己的也只有自己。

在這一個單向的旅途中,總要學會習慣寂寞,學會在寂寞中思索——思索困頓,思索人生,思索未來。

茫然地活,固然很輕松,卻遺失了生命的本質。

熱鬧不過是過眼雲煙,人真正擁有的唯有寂寞,無盡的寂寞。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