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忘記,那是你指尖寫下的流年。

有過一瞬間,我看著你華麗的轉身,細腰漫舞,髮絲飛揚,行色匆匆,便再也沒有回頭看一眼。

柳絮夾雜著花香悠悠蕩蕩的飄浮在我心間,風夾雜著汗水親拍我的臉。

你的背影漸行漸遠。

似水的流年一晃無影無蹤,歡聲笑語盡埋心田,黑白的默片成功上演。

我只能,細細回味華燈初上,星羅漫天。

遇見,不過是在擦身而過之後的回眸一笑,驚鴻一瞥;一眼,便是永生的懷念,癡纏的祭奠。

無法忘記的心情、感覺、那年的春天;無法記得的樣貌、笑容、唯美的畫面。

丟掉的紅色玫瑰,斑斑碎片;被人們走過的腳步踐踏得無以顏面。

有過一念之間,認識便是永遠,許諾便是誓言。

豈料,那只是你有意無意的玩笑,那只是我似有似無的期待。

你優雅的坐在花間籐椅上,目光散漫,神態悠閒,緩緩的品味指尖流年。

過往行人不停的看你、流連,如花美眷。

無意,我們四目相對,心生眷戀,從此繾綣。

或許這是緣分的牽引,或許這是命運的捉弄;或許這是前世我們在三生石上刻下了自己的名字,此生只是來赴一場約會;或許在一百年後,沒有你,也沒有我。

我說,我願用一生的鍾情,換你留在我身邊;我願用一世的疼愛,換你與我朝暮相對;我願用生生世世的真情,換你給予我一生一世的愛情。

你卻一句抱歉,讓我將話收到嘴邊,消失不見。

從此唯我,獨自一人對你深情綿綿。

記得,青澀年華,一往無前。與你攜手那一程,似夢非夢。

像華麗的舞曲,完成它的使命之後,完美落幕。

你的笑容清晰可見,依稀彷彿好像沒有出現,後來的離別。

我的照片多了你的臉,你的身邊多了我的錢,金錢權利之爭,牽引著若有若無隱形的線,你步步沉淪。

我抓不住你的手,我留不住你的人,我系不住你的心,最後只能將你送別。

目光所到之處,人行生離死別,如泣如訴。

我輕輕摘下一株白色曼陀羅,贈予你,代表我的一生不變的沉迷、糾纏、不離不棄。

你摸著我的額頭,微微一笑,仿若水紋散放開來,溫柔,恬靜。

你輕聲的說,記憶像是倒入你手心裡的水,不管你攤開還是緊握,都會從你指縫間流走。

我明白,於是放你走,再默默流淚。

我說,心生掛念,便能再見;你說,至此懷念,不如不見。

於是我們各執己見,短暫的相遇之後,便各奔東西,再見亦是遙遙無期,漫漫長夜。

依然習慣,夢中驚醒,出現你的臉,大滴的眼淚滑落嘴邊,不知是鹹是甜。

想起遠方的你,不知是已心生疲憊,還是找到你的幸福。

我卻依舊在沒有你的世界邊緣,度日如年。

幻想開著花,遍遍祈禱著某年某月某一天,你的再次出現。

我只願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歡喜糾纏,落寞散場。

歲月如梭,我終於永生永世失去你的消息,這算是永恆,還是內心的羈絆。

絆住我一年又一年的青春年華。

我只是你手中的棋子,任你牽引,任你迴環,主宰我的流年。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