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的指尖緊緊的揪住髮梢,一行清淚滑過,澀澀的流在嘴邊。

木然的佇立空曠的湖邊,看你絕訣而去,肩,在微微的顫慄。

月夜,飛煙,離人愁,芳華逝,誰人哭?

一種被拋棄的怨從心底漸漸浮起。

漫天月光,在這個沉寂的夜晚,驅逐不盡我心的黑暗。

我不知道,紅塵之中,是否有人知道、一個孤獨而拉長的身影,帶著梨花般的慘然,凝結著絞痛,茫然而立。

臆想中,你脫下帶著淡淡煙味的外套,輕輕的披在我柔弱的肩膀,淚,再次滂沱。

湖面的星光瀲灩了波瀾,一個單薄的背影,黑髮披肩,紫色的外衣裹著單薄,不願意讓停留不走的人看懂,只想一個人,靜靜的哭泣。

今夜,雨中的紫衣不再為蝶,只剩悲傷的神情,欲絕的心緒,心,在苦海裡掙扎,無法逃離。

想起,你的眼神,你嘴角上揚的笑意,痛、依舊揮之不去。

遠處,笑聲隱隱,黯然的瞅一眼歡樂的來處,轉身離開。

這裡的月光和纏綿的往事,已不屬於我自己。是誰在淺笑——笑我這五年癡情。

來自同一個城市,共一份飄零的背景,人生的兩條線,在此交叉。

走在城市的街道,人頭攢動,擠著公車,把微笑寫在臉上,把快樂藏在在心中。

愛一個人的時候,心裡就會生出許多的擔心和牽絆,好像他的世界成了自己一份永遠的天空,那種內心幻想著的無數幸福,已經觸摸到柔柔的指尖。

久久無法入眠,想他的幽默,細心和體貼,生出許多細密的溫馨,綿軟的戀,深切的不捨。

為他留飯,為他漿衣,用攢集的工資給他買高檔的衣服,那時候,他的一切喜怒哀樂都左右了我的生活。

四季輪迴,偶然想那些曾經,寂寞時,奢望想要尋找那遺失的美好。

雖然,他還穿梭於這座繁華的都市,可身邊的那個人已不再是我。

他依然快樂麼?

其實,人內心深處總是有一些虛偽,嘴裡說只要他快樂幸福,自己怎樣都無所謂,而內心深處可還是不肯放手;懷念的暗傷隨時隱痛,希望他有一天回來。

還是那麼在乎他的一切,為了自己想要的,處心積慮的等待一份重來。

可有多少愛,可以重來呢?

有些諾言,脆弱的不堪一擊。

有一種離別,也許不是淚流滿面的相望和不捨,而是一種無法忘卻的悲情,一種心被被剝離的意識。

心在搖晃中等待的依然是哀怨。

記憶裡的影子,像一朵盛開的花在黑暗裡,模糊,閃爍著。絕望一點一滴的穿透胸腔,掠過五臟,彷彿從來就沒有離開過,那麼真切的刺痛著。

怎麼也無法釋懷,無法相信,曾經那麼的海誓山盟,也只不過是曇花一現,留下的只是瞬間的美麗。

只有在心裡留下斑駁的傷痕。

花落無聲,飄落一季的光陰,我忽然懂了花開的心語;季節輪迴,浮生若此,何必歎息。

那些如刺芒般穿梭於腦海的心境,竟一下子平靜了。

最終找到了忘卻的理由。

心結不再纏繞,不再像蝸牛一樣背負著沉重的殼,艱難的行走。

只是,你的絕情讓我的心痛的太深。

這是你留給我的最後的禮物,感謝你教會了我,什麼是愛情。

儘管此時心被紅色的液體慢慢浸透。

而你的影子如同心湖裡漂浮的氤氳,在一縷陽光升起的時候已完全的消失。

禪宗裡說「菩提本無樹,明鏡也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心若止水,慢慢的,我還是回到原來的生活軌跡。

下班後聽一段音樂,塗幾篇文字。

縱使青華飛逝,四季飛梭,一且默念都淡然,讓夢純粹,靜看花開花落,四季輪迴。

少些追憶,多一份快樂,生活依然要繼續。

音樂中的故事訴說著離殤,訴說著惆悵,只是結局是無望的慘淡。

月,還是那月,人,卻已孤單。

人生,苦苦的尋覓,到頭來,我們到底得到的是什麼。

今生已知的悲愴雋刻這三十年的淒涼,不知來世你會是誰。

一碗孟婆湯便能忘的了今生嗎?

你要記得,千年之後,墜入紅塵入輪迴之道,我也不想遇見。

但今生你讓我終於明白,愛情不在了,回憶,只是痛苦的輪迴。

堅強,才是生活裡的希望,是一份屬於自己的明媚春光。

甩甩頭,不再背負著過往的傷。

心隨蝶舞,振翅飛翔。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