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關於愛情

其實,人們的任何一次戀愛,都是在和自己戀愛。

不是嗎?

你愛上的人,大抵有你欣賞的因素——優雅,冷靜,才情,寬容,低調,模糊。

這些因素,全都是你自己所具備的,你首先是愛上自己的愛情,再是愛上這個想像中的人。

你所愛的人往往是你的另一面鏡子。

一見鍾情,往往是十分短暫的事情。

沒有辦法,這世上,其實很多事情開始於短暫。

《羅馬假日》告訴我們的就是這樣一個愛情故事。

你別以為驚天動地,天長地久的愛情有多深刻,往往是心動的一個剎那,常常是迷離的一個眼神,或者是溫暖的那一瞬間,低語的那一刻,微笑的一個表情。





二、夢迴江南

曾經江南醉一場,是誰在風中牙板輕敲,素手新橙,呵手梅妝,相對坐調箏,淺笑嫣然,淺吟低唱。

曾經秦淮河畔,夢裡橫塘,水暖泥香。

晚風中的思緒漸漸飄散,西子湖畔,楊柳岸,蘇堤長長,淺笑著凝思暗想,人去在何方,雁書在哪廂,誰會在你的記憶裡定格成永遠的風景,誰又會是你生命中的匆匆過客;那些曾經的過往,來來去去的風,又會帶走誰關於三月的纏綿和次次春回的惆悵。

不再有雨中獨立的心情,不再寫那些風花雪月的文字,不再為誰風情萬種,不會再在風裡流浪。

點滴芭蕉心欲碎,聲聲催憶當初。

欲眠還展舊時書。

鴛鴦小字,猶記手生疏。

倦眼乍低緗帙亂,重看一半模糊。

幽窗冷雨一燈孤。

料應情盡,還道有情無?

伊人,讓我試著忘記你的來時的方向,忘記所有關於你的消息,漸漸的,我竟然想不起,你曾經那麼熟悉的模樣。

也許,是太遙遠的距離沉澱了蝕骨的思念和那些憂傷。

也許如此這樣,慢慢的,慢慢的,對你的思念也許會少了些吧,漸漸的,漸漸的,你的影子,在記憶裡也許會淡了些吧。





三、如霧相思

曾經,綿綿的思念被寫成展轉的詩行。

那一枚瘦弱的思念,是否望斷了你來時的方向。

聽風吹簫,看雨撫琴,多想和你並肩黃昏,你不來,你不來,我怎麼可以這樣就老去。

可是今天,你去了哪裡?

伊人,我在水中等你,我一直在水中,你知道嗎?

而你,卻留在了遙遠的彼岸。

遙遠的彼岸,紅蓼花正繁。

曾經的文字中飄起了江南的雪,似花非花,如霧非霧,隔山隔水的情,怎麼會是虛設的場景,伊人啊,難道你真的一直都不懂?

窗前,風過,風來,簾動。

輕輕,就捲起柔軟的想念。

喜歡這種感覺,淡淡,柔柔,如醉人的花,暖暖的馨香,在簾上,在手邊,萬種風情,千般流轉。

某種若隱若現的情,一瞬間,流淌在發稍心上。

相視的瞬間,那一刻,似水柔情,如霧相思,會輕輕,輕輕的放於你溫暖的手心,我愛,你是否明瞭?

若你,終於可以握著我的手,請你,別再輕易放開,好嗎?

你知道嗎?

伊人,塞北江南,千里萬里,茫茫人海,滾滾紅塵,何其榮幸能與你邂逅。

塵在外,緣在手,你在心。

伊人,如若,我的紅塵將有幸能與你在,那麼,再長久的等待,也只不過是呼吸著你衣香,纏綿著你發稍,留戀著你柔情的那一瞬間。





四、那夜曇花

許多燦爛時光,其實有如曇花一現。

花開剎那,如幻如夢,花不知自己在盛開,夢中人更不覺自己在幻夢。

惟有夢醒花謝,展轉回顧,才知道,那些記憶終於無法忘懷,那種鈍痛有些蒼涼。

我知道,今夜,曇花一會盡情怒放,正如,黎明一定會來臨。

靜坐於月下,那些競相開放的曇花尤其美麗潔白而芬芳。

淡淡的曇花香,慢慢滲在如水的月色中,輕輕地蕩漾著,美麗得令人心碎,讓人落淚。

她舞動素潔的裙裾,散處子的芬芳,飄忽,暈眩,迷醉,溶溶的月光,在花叢中徜徉,花影婆娑,葉影斑斑,好像鍍上了一層銀色柔光。

花叢中的曇花,令箭般修長的葉子,質厚而深綠,葉梢上懸著彎曲的花蕾,長長的花頸,羞澀的花苞,此時都已昂起花頭朝著天空,只等那一刻,展開美麗的臉,傾吐芬芳。

月光流水一樣靜靜地流淌,風溫柔地微微吹拂,空氣中瀰漫著寧謐安祥的氣氛。

不知不覺之中,那曇花的花瓣,輕輕地、慢慢地綻開了,那潔白般的花瓣,一片一片,一層一層,慢慢展開了神秘的花容。

如白孔雀開屏,像芭蕾舞者的羽衣,那般輕薄,纖塵不染,在半透明中籠著一層輕紗。

嫩黃的花蕊沾滿了細細的花粉,細長稍曲,像少女,嬌美而含羞,竊竊低語,丰姿綽約,花心裡微微透出淡淡的香氣,不像玉蘭的濃冽,不如荷香的清遠,卻彷彿蘭花的香味,柔和而溫馨,又像一首抒情的小夜曲的裊裊餘音,花苞的四周圍著一圈圈花萼象仙女的裙帶,飄逸而瀟灑。

那時,我不敢呼吸,怕是驚醒了這份絕世的美。

它的花期是短暫的,子夜一過,她就慢慢地合攏花苞,消失在人們不捨的視線裡。

它極端美麗,尤其在孤獨時,花開之夕,遂自有清雅幽香。香隨夜轉濃,瀰漫四周,有如昭告天下:在這一夜,全世界只有一種花香,只為一個人。

為了此夜,必須是另一朵花,另一種香,永遠沒有重複,像一段情,或一個名字。

它幽雅絕俗,喜歡冷清。

它一夜盡情綻開無悔。花期雖短,綻放姿態卻極為狂放,如銀的花瓣,幾可灼傷人目;而後卻慢慢蒼白如紙,只隱約露出些許的神韻,它更像命運中許多注定的無法回轉與挽留。

曇花一現的事實,對人類來說,許是一種悲劇,而對於曇花本身,卻是一種期待已久的幸福。

為了這個短暫的開放,傾盡一生所有,明知生命短暫,轉眼間就會含羞而謝,但仍然在這個時刻為了一個人,盡情顯示美麗和多姿。

也許生命本就如此,再長的生命,在歲月長河裡亦不過是一剎那,再短暫的生命亦是苦樂滲半的漫漫歷程。

晚風裡,遠處的音符跳躍著,是那首呢喃般《戀戀女人香》,那首婉轉低回的《相思的債》,我知道,即使千里共月明,也無法遙寄與相思,你無法回答,不能回答,所以,讓這樣的歌聲在訴說著什麼。

這樣的夜晚,梨花如雪,暗香浮動,本應是屬於情人甜蜜的夜晚,可今夜聽來,卻讓人無端感傷。

情如燦爛的煙花,絢麗的只是一個人的寂寞夜空,可是,親愛,我知道,你始終在繁華的夜晚,燈火輝煌。

曾經的記憶裡,綻放過一朵最艷麗的曇花,可是,我愛,我始終知道,常常最美的才會最最短暫,只是,今夜,風拂簾動,你的記憶裡,是否,還會有淺淺淡淡的盈袖暗香。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