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人間的四月。

芳菲未盡,馬蹄踏遍一地清香。

春意暮。

山林已晚,我攜你的手,走過清然如霜的月光。

找一處岩石,有泉水流出,我們並肩坐在那裡,仰望天空或看著彼此微笑。

側耳傾聽,絲絲竹語,潮濕而乾淨如細沙的風,終是在那一年停駐。

生命裡所有過最好的時節,關於春,到如今卻只剩一句,春歸何處?

春歸何處?

寂寞無行路。

這一年的春天來得特別晚,還沒開始就已近尾聲。

落花無數,昔日葬花人已隨花瓣凋零,春無蹤跡又有何人知?

春無蹤跡誰知?

除非問取黃鸝。

百囀無人能解,因風飛過薔薇。

你已不再陪我看花,我獨自在薔薇花架下微微發呆,薔薇花什麼時候也要開了?

薔薇花開的時候,春天便要離開了。

春天會去哪裡?

若有人知春去處,喚取歸來同住。

捧一卷詩書,兀自在午後的陽光裡沉迷,四月的顏色溫柔有如你的眼睛。

在略微的眩暈裡,似看見春光裡你微笑的側臉。

入夜,雷聲滾落,大雨如注。

春雨驚蟄,身體裡潛伏著的千萬種思緒,在某一刻甦醒。

彷彿等愛的候鳥,在第一聲愛人的呼喚聲裡,舒展翅膀,飛往溫暖的南方。

南方,雨季。

春來的倉促,走的亦匆忙。

翹首以盼,回歸的候鳥,輕輕抖落羽毛上的雨水,來不及歇息,便轉向北去的旅途。

漫長的飛行之旅,疲倦的時間裡,也不會為任何人停留。

我始終不知道這種年復一年的堅持是為了什麼。

以春之名,週而復始的遷徙,即使疲憊不堪。

如果可以,借我候鳥的勇氣,若你是目的地,那麼途中再美的風景也可以忽略,便累到無法發出聲音又如何?

春是候鳥的信仰,你是我的信仰。春歸何處?

鳥群知曉。

你去了哪裡?

我卻不知道。

我有一扇窗只開向四月的天空,你是人間的四月,帶著未盡的春的旖旎吐氣如蘭和暮春的輕柔恍惚如夢,此去經年。

南國一路花雨,此去經年再無人識得春風面。

春歸何處?

手中的清茶淺嘗輒止,若有人知春去處呵。

我佇立薔薇花架前,茶香花香混合成五月雨後清新的氣息。

你是人間的四月,而四月已悄然遠走。

回首處,誰家年少春衫薄,陌上花開花漸落。

不如喚取四月的晴天,與你同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