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影子在我眼前時隱時現,掙脫了夜的束縛,你消失在我驚起的夢中。

窗外,死一般的沉寂。

透過散落的星光,空映遠方的一片群嵐。

你的照片靜靜的擺在書桌上,笑靨盈然的看著我,未關的電腦裡婉轉的放著低回的旋律,飄蕩著夜的漫長。

掠過心簾,和窗外的柳絮飛向你守望的故鄉。

打開電腦裡的郵件,跳動的是你思念的吶喊,藍色的字體直撲眼眸,水一般的填滿我乾涸的心房。

文字裡沒有太多的歡樂,只有離殤。

無聲的歎息在空氣裡綿長、無法捕捉。

每個字都被淚水浸泡過,讀起來沉甸甸的,如初春的花蕾,頑強的掙扎、壓抑的我喘不出氣來。

文字訴說的刻骨,隨我的心一起膨脹,在這個想你的夜晚,定格在方寸之上,凝結了舊日的時光。

沒有風花雪月,只有相思在等待中憂傷,斷章殘句寫不盡離散中的煎熬,每個方塊都是我孤獨的感歎!

『真愛如瓷』,忽的就有了這個感慨,夜深人靜,久久的看書桌上你的照片。

長髮披肩,我見猶憐,不由得想起曾經相守的日子。

當陽光穿透了薄霧,直射了氤氳的湖面,小輯輕舟、劃破了草色煙光下。

穿行在葦叢深處,採蓮摘菱,你的手伸出船邊,在水裡劃出一道白浪,一片荷葉,成了你遮陽的傘。

夜幕來臨,沿著鋪滿青石的雨巷,共撐一把淡紅色的油紙傘,你素素的一襲輕衣,笑語盈盈地走向回家的路,燃起的炊煙伴著空氣裡瀰漫的魚香,一壺濁酒醉了滿地月光。

回憶把心掠空,茫然不知所措。

流下的淚如潤開的墨澆灌著自己乾涸的心。

慢慢滲透『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這就是孤獨。

任心穿透窗欞,飄渺而去。

《菊花台》依舊在唱「你的淚光,柔弱中帶傷,慘白的月兒彎彎,固住過往,今夜的夢,也化做一縷香,飄在你夢的那端。」

愛,珍貴,也易碎,一如那青花瓷。

愛情像絕美的瓷器一樣,是用來感悟,用來珍藏的,卻不是用來考驗的。

世事一切皆緣,精心呵護最好,如果碎了,有一種愛卻是再也還原不了的。

愛,是含苞的花蕾,需要細心的呵護,用真情來澆灌。

淒美的愛情多是如此,想起黛玉,想起易安居士,那藉詞澆愁的辛酸,哪個不為情殤,不為情所累?

庭院深深深幾許,多少怨女,為一角天涯的分離,腮上淚痕不幹,悴了容顏,碎了心事。

『雁字回時、月滿西樓』,又是誰把一種相思換做兩地閒愁?

癡看綠肥紅瘦。

春生情,花傳意,情便入了瓷胎,入了大宋煙雨。

表達的是永恆的柔軟和細膩。

紅顏易老,但傾心相愛,也如瓷一般,時間愈久,愈發見得光鮮。

固然留不住韶華卻依然保留了如初的美麗,這、是不老的愛情。

盛世唐風滋養了太平公主曠世的愛情,大宋的尚文棄武最終淪落了江山。

千年已過,我憐的是他們文字裡的愛情,被囚禁的春光,在一個個空老了容顏裡,詩詞裡的情愫永遠以鮮艷的姿態感染了代代癡男怨女。

一首《青花瓷》吹醒了二千年的國風,那樣的季節,天青色等的是煙雨,而我的會等到那一個季節才能與你團聚呢!

孑然的漂泊江南,一個人看花開蝶飛,細雨流煙,你離去的淚眼就這樣佔滿我的心扉。

固執的堅守我們離別的諾言,把心穿越時空,忍受漫長的寂寞,縱然相思一夜又一夜,一天又一天。

此時,你聽見我的心曲了嗎?

是否也有心靈上的感應。

離別還在繼續,淚容依舊宛然。

細膩若瓷的你,還是那樣纖纖而行,不緊不慢的走在家鄉的大街上,重複著每日的生活;上班、下班、獨挑一肩風霜。

你的情愛,堪比薄胎的細瓷,是流傳千年的經典詞章,是經過滄桑歲月的磨礪後的真情、更顯的珍貴。

正是你的嫣然細膩憐了我無數愛意,終身的把這份情收藏與腕下袖底,為你避開塵世的狂風驟雨,把你呵護與手心,待團聚時醉了你的容顏。

痛苦的回想在搖晃的燭光下滋生著寫不盡的相思,癡的可笑卻不可悲。

從春色無邊到山寒水瘦,看到了來處卻看不到盡頭,時間是否會把我們送上一個沒有歸程的孤舟,等到相聚的那天,早白了少年頭?

有人說、回憶多了就成了思念,日子就這樣一頁頁翻過,夢的兩端,兩個獨守的身影在靜靜的夜空下依然遙望,等候。

有一種淚、我無法抹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