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老人,獨自住在家裡。

他的兒女輪流回來照顧他。

後來覺得最好還是住到老人院去比較好,因為他的眼睛已經完全看不見了。

遷入老人院的那一天,服務員牽著他的手告訴他,房間的樣子,牆上的壁畫,窗戶外面是一大片草地,還有水池,這位老人回答說,真的好美,我想我在這裡會很開心。

服務員瞪著他,一臉訝異的說,你什麼都看不見,你怎麼知道美不美呢?

講到這裡,你大概已經知道這故事想要說的是什麼了?

我們比那位老人的情況好多了。

我們每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有沒有這麼振奮,這麼積極?

辦公室裡的事好像永遠都做不完。

煩惱的事不知道為什麼總是那麼多。

房子、車子、小孩的學業,今天的早飯該吃什麼,這些事從未間斷過,就待會兒出門,從車子開出去到抵達停車場,至少會發三次火:有人換車道沒打信號燈;某段路塞車因為有人在路邊並排停車;再有就是亂按喇叭。

想到這裡,怪不得我們真的要做一選擇。

選擇今天我要找到美好的事,還是要專注於煩惱的事。

我們要選擇感恩、寬容,抑或是要讓抱怨、憤怒來折磨我。

我們甚至可以在今天選擇關心他人,對他人感興趣的機會,而不要讓冷漠習慣性的在心頭。

30年前,我對當時的工作非常不滿,時常抱怨,也多次口頭叫嚷要辭職。

有一天一位其他部門的年長主管跟我說,永遠不要因為這個工作不好而辭職。

一定要因為另一個工作更好而辭職。

這二句話對我很重要。影響也很大。

卅年後的今天,回想起來,他說的真的很有道理。

現在的公司制度不好,下一個工作機構的體制多半也有缺陷。

現在的公司不公平,誰能保證新的公司一切都很合理公道。

現在的公司有派系,天知道多少公司有同樣的權力鬥爭問題。

跟現在的主管處不好,新工作的主管就一定處得好嗎?

因而換工作不是解決辦法。

根本的辦法是改變態度。

曾在集中營裡住過,遭受過人類最悲慘的折磨的奧地利心理學家Victor Frankel就認為,人所擁有的「最後的」(last)自由是,我們可以選擇我們的態度。

遭遇同樣的打擊,有的人選擇的是絕望,有的人卻選擇了希望。

我親愛的伙伴們,你會如何選擇?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